第22章 谈话-《摆烂后,杀我七次的病娇非我不娶》

    第22章谈话

    黎鲤不知晓沈羲玉这么一句话是否在试探,却明白他说得确实如此。

    他的确极少讨好别人,向来都是别人讨好他,而那些讨好他的人,都是攻略者。

    一如曾经的她自己。

    一旦想起此事,黎鲤就忍不住心中泛起恨意,不可遏止地眼底闪过阴霾。

    她不再理会沈羲玉,转过身当未曾听到他的话。

    而就在黎鲤即将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少年如同方才她抓他一般伸出手牢牢攥住她的手腕。

    “鲤鲤想谈的谈完了,我想谈的,可还未说呢。”

    少女用力掰开沈羲玉桎梏住自己的手,冷着脸未曾应一句。

    少年见她如此反应却也不恼,只是在黎鲤又将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一个璇身,衣袂翻飞间,以身体抵住门,将她锁在了里边。

    他弯着眸,面上泛起一派笑意,缓慢抬眸与她对视。

    那般漫不经心的神情与幽深目光,仿佛在对少女说:躲啊,怎么不躲了?

    黎鲤干脆无视他的眼神。

    正门出不去,不还有侧门么。

    客栈二楼距离地面也不算很高,也就几米的高度,以她的轻功,完全能够无伤落地。

    几乎想法蹦出的瞬间,黎鲤就付出了行动。

    她足尖轻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跃过面前的桌面,一个轻巧的翻滚,当即落在窗户前。

    少女衣袂纷飞,身影一闪,竟是赶在沈羲玉捉住她裙摆的刹那,倏然落地!

    少年奔至窗棂前,手还保持着向前伸的姿势,却什么也捞不着,只能眼见着少女往下坠。

    他指尖微顿,又很快收回。

    微一垂眸,便将黎鲤落地后的举措收入眼底。

    沈羲玉居高临下地看了许久,不知想到什么,竟突然低笑出声,嗓音不若平时温和,他悠悠然将原本支撑着窗户的叉竿放下,关严窗户后。

    转身离去。

    而此刻的黎鲤,却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处境。

    “——阿姐!?”

    眼前的少年一脸震惊,瞳孔似乎都瞪圆了去,他失声叫着,嘴都惊得合不拢,看了看她,又马上抬头看那扇已然关上的窗。

    指着窗户的手一阵颤抖,楚瑾难以置信到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断断续续,“你…你…”

    “你从那上面跳下来的?!”

    黎鲤张了张唇,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解释。

    她哪里想到会这么巧,跳下来恰巧撞上了楚瑾!

    然而不等黎鲤想好解释的说辞,楚瑾已然一把拉住她的手,双眸一垂,一副被骗的连裤衩子都不剩的凄惨模样,“你们果然都骗我…”

    “什么武功只会皮毛,什么只有轻功最擅长,什么不过为了逃命…都是假的!”

    他凄惨中带着几分震惊,震惊中又掺着些许崩溃,颤抖着手指着那高高的窗户,“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呀,咻地一下就落地了!怎么可能只是皮毛!”

    少女无奈的按了按太阳穴,看着面前抓负心汉般死死拉着她的手,非要她给个说法的楚瑾,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这要怎么哄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