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对簿公堂-《摆烂后,杀我七次的病娇非我不娶》

    第23章对簿公堂

    黎鲤本不打算插手,奈何楚瑾极为担惊受怕。

    他小心翼翼靠近她的耳际,薄唇一张,紧张兮兮地问,“阿姐,沈兄怎么被捕了啊,不会是路引的事暴露了罢?那我会不会也被抓啊?”

    黎鲤摇了摇头,“不是路引的问题。”

    她原本也以为是路引一事引起了衙门关注,但一看清方才指认沈羲玉的人,她就知晓,绝非如此!

    因为方才指认沈羲玉的那人,正是此前被他吓晕两次的客栈百姓!

    “阿姐,我们去看看罢,万一沈兄出了事…”然而楚瑾眉头一蹙,眼尾垂着,拉着黎鲤的手就想跟着衙役跑。

    黎鲤拗不过他,无奈叹了口气将马匹临时栓到就近的客栈,这才与之同行。

    待到两人追到衙门时,堂外的位置已然被封住,两列衙役面对面站着,手中握着杀威棒,均是神情严肃。

    不少凑热闹的百姓此刻站在堂外,低声议论着:

    “这人犯了什么事啊,被带到这来?”

    “我也不知啊,大概是什么逃犯罢,我在城门看见他被捕的。”

    “当真可惜了,这般俊俏的郎君,竟然品行败坏…”

    沈羲玉此刻已然被带到大堂,县令高坐其上,凝眉注视台下少年,高抬手用力拍了几下惊堂木,“升堂!”

    原本站着的衙役顿时剁起杀威棒,伴随一声声木头碰撞地面的清脆响声,堂外议论也被断绝。

    “威——武!”

    县令摸着自己乌黑的胡子,朗声质问,“堂下何人!”

    沈羲玉正要开口,还未吐出一个字,又突然想起什么般顿住薄唇,沉默片刻后,方才应声,“草民……李四。”

    “不知县令大人将我羁押到此,是为何事?”

    县令眉头一凝,将状纸一翻,严词厉色道,“李四,现有百姓指控你客栈行凶,杀人十数,你认是不认!?”

    此话一出,惊起四座。

    原本堂外已然平静的议论声,此刻再度登上高峰,看热闹的百姓们极为震惊,话语间难藏惊异。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看起来文文弱弱书生似的,竟然杀了十多个人!”

    “这种杀人不眨眼的畜牲,合该将他仗杀!”

    当然,也有受沈羲玉面皮所惑的女子,小声替沈羲玉辩解。

    “这位公子看起来这般清瘦俊雅,怎么瞧也不像是能杀人的模样…”

    而站在黎鲤身边的楚瑾此刻已然惊得眼眸瞪大,若非县令拿着惊堂木的手再度拍下,他怕是都控制不住声音大小。

    “阿姐,这县令所说是真的么?沈兄当真杀了这么多人?”他刻意放低嗓音,唯恐周围人听见。

    黎鲤没吭声,抬眸看向堂上少年。

    少年长身玉立,一身麻布粗衣,面对县令的质问却丝毫不惧,他摇头,就连神色都不曾变化分毫。

    嗓音极淡,若珠玉落盘,“草民不认。”

    县令对他这般不疾不徐的态度颇为不满,眉头越发蹙紧,“不认?”他嗓音一厉,又道,“可有证据证明你不曾做过此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