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又是她?-《救命!冷冰冰的世子爷对我动了心》

    第36章又是她?

    当天晚上海月就病倒了。

    不能去给老太太按摩经络。

    早已经习惯经络按摩的老太太果然浑身不舒坦起来。

    派了人过来慰问海月,还给请了大夫。

    然而大夫也不是万能的,有些病症诊断不出来,病人又嚷嚷难受,他自然就顺着对方的话说,然后给开了几副药完事。

    反正给丫鬟看病大夫一向不上心的。

    总之在别人看来海月是真病了,真不能去给老太太做按摩了。

    失眠症状已好了的老太太当天晚上居然又睡不安稳了。

    事情果然就惊动了世子。

    裴霁安回府时就听人说老太太昨个没睡好,今日精神状态不好。

    “失眠症状不是已好了,怎么又复发,大夫怎么说?”

    小厮边小跑跟上世子的脚步,一边把老太太习惯了海月给按摩的事情说了。

    “海月丫头病倒了,老太太身边没了她按摩才这样的。”

    裴霁安闻言脚步稍缓。

    自来只闻生病离不开大夫,就没有身体酸痛离不开按摩之人的。

    何况他自小习武,深知按摩只要精通经络穴位,再配合得体力道,多加练习一番,不会发生只有一人会而别人无法替代的情况。

    小厮见主子停顿下来,就抓紧时机补充道,“老太太如今又想把海棠叫了过去,说让给配药吃。”

    裴霁安闻言却蹙起眉头,是药三分毒,过于依赖药物并非良策。

    却说海月躺在床上听到有人来请海棠,她心头下意识一紧,若自己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功德被海棠弄没了,她此番计谋就得不偿失了。

    刚想“挣扎”着起身,才起到半就又躺了回去。

    是她过于忧心了,纵然海棠能治好老太太的睡眠,也无法治好老太太筋骨酸痛,那是只有按摩才能达到疏通经络的效果。

    只需要坚持个两三天,老太太必定身体难受,到时候她再过去继续给老太太按摩,所有人就都知道她的重要性了。

    海月心中如意算盘打得很好。

    这样想着,心中安定不少,去吧,左右代替不了她的位置,海月冷笑。

    按摩对身体有益,可以长期依赖,但药物却不同,是药三分毒,就算海棠想跟从前一样用药物让老太太依赖她,世子怕也不会同意。

    这府里想讨好老太太的人多了去了,总有一些人企图用一些邪门歪道达到目的。

    世子聪慧,先前刚回来不能及时察觉海棠的心术不正,如今久了,必能看出些什么。

    就让海棠去触碰这个霉头,让世子好生教训她一顿,也让她清楚的知道日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东西不属于她的,抢也抢不走。

    却说瞿扶澜到老太太屋里时,发现裴世子居然也在。

    月华矜贵的男子站在那里就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她没有心思想太多,先上前行了礼。

    老太太昨个想来真睡不好,此时面色十分憔悴。

    “你历来负责老太太睡眠这一块,先给老太太把把脉看看情况。”裴霁安果决道。

    瞿扶澜应声过去给老太太把脉,发现其脉象混乱,心跳也有些不规律,是休息不好导致。

    年轻人休息不好都能导致内分泌混乱,何况老年人?

    她把实情如实说出来。

    “可有解决之法?”裴霁安问。

    “需给老太太开一副药。”瞿扶澜道。

    裴霁安面色有些不好看,“是药三分毒,除此之外可还有其他办法?”

    这话说得有些冷淡,就是花好和月圆听了小心肝都有一颤。

    瞿扶澜却稳住心神,低眉顺眼道。

    “非常之时当以非常之法,若是平常情况,依靠海月姐姐的按摩必然能解决问题,然而如今情况,老太太已经经历过一个晚上的失眠,导致体内脉络混乱,此种情况下怕是极其精通经络的人来按摩也不济于是,故而首要问题,是先让老太太安稳休息一场,让体内脉络达到平稳状态,过后再继续依靠按摩即刻,并不需要长久依赖药物。”

    一番话下来,有理有据,就是一旁的大夫闻言都点头了。

    确实一个人睡眠都不好时,还谈养生就是主次不分了。

    裴霁安再看向海棠的目光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冷淡了。

    其实在她来之前,他已经根据自己对人体经络的熟悉,给祖母按了一下,却并不起效果,才不得不把海棠叫来。

    “既如此,你给老太太开药吧。”

    就这样,瞿扶澜又按照以前的方子给老太太煎了一副药。

    海月是从其他两个丫鬟嘴里知道整个事情经过,说世子一开始并不同意让老太太继续用药,是海棠说只要服用一次就行,不用依赖药物,往后还是继续依靠按摩。

    海月就觉得从前是她高看海棠了,真正聪明的人是不会把话说得太圆满,否则到头来打脸,吃亏的还是自己。

    再等两天吧,只要老太太一天得不到她按摩,就一直睡不着,海棠就需要一直给老太太开药,世子定然会不高兴,到那时候看海棠怎么解释?

    却说瞿扶澜这边给老太太煎药的时候,一边琢磨裴世子的态度。

    裴世子平时并不严厉,和人说话时也时常会带笑,不熟悉他的人一定会认为他为人很好说话,但瞿扶澜知道他不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好相处。

    瞿扶澜不想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容易坏事。

    而裴世子也是注重人才的一个人,做得好了他有赏,若坏了事,他能叫人生不如死。

    那么问题又来了。

    如此赏罚分明的人。

    裴世子为何会送她那样贵重的耳坠?

    到底什么目的?

    瞿扶澜想不明白。

    这真是一个千古难题了。

    想不明白就不多想了,老老实实给老太太煎药。

    老太太服药过后睡了几个时辰醒来,精神状态果然就好了许多。

    但是等到晚上的时候,还是需要依靠按摩辅助睡眠的。

    这一次不知道是谁去暂时代替海月的位置了。

    瞿扶澜正打算睡觉呢,外头就来人了。

    “海棠,世子让你过去伺候老太太。”

    瞿扶澜:为什么又是她?

    她是哪里不小心露了馅,让裴世子看出她不想当丫鬟的心,因此考验她吗?

    ?  ?女主:why?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