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明正言顺-《隐婚蜜恋:萧总,太太恋爱了》

    何年回头,是萧策。

    他穿了一套白色的赛车服,特殊的材质与剪裁,配着他颀长的身材,桀骜之中多了几分潇洒,将他衬得风华绝代。

    何年不是没有见过他穿白色赛车服的模样,多年前,她和他的关系还只是邻居,只是熟人,没有机会这么近距离地瞧他。

    此时,他就站在她面前,刹那间像是穿越了时光,多年前的记忆与心情变得更为清晰与深刻。

    萧策在她愣怔之际,探着身子看她的脸色,低声戏谑,“你不会见我太好看,呆了吧?”

    何年回神,蹙眉瞪了他一眼。

    纪薇偷偷翻了个白眼,虽然萧策的帅不可否认,可他的行为实在让人倒胃口。

    “纪薇,你把她叫来干什么?”

    萧策一手抱着头盔,朝纪薇挑眉。

    纪薇壮着胆子道:“怎么,只许你带妹子出来玩儿,不准我们年年散散心了?”

    萧策笑容变得危险,大手往纪薇肩膀上按了按,“只是散心?”

    纪薇学着他的样子笑,“此时你可以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力。”

    萧策脸色一沉,搭在纪薇肩膀上的手滑下,顺势拽住何年的手腕,“跟我来。”

    何年低声道:“你干什么?”

    纪薇也在后面喊,“喂!”

    萧策回头给了纪薇一个警告的眼神,纪薇咽了口唾沫。

    萧策是匹脱缰的马,纪薇也就是仗着跟何年关系好才敢在他面前小小放肆,不敢真的惹他。

    心知他们是夫妻,纪薇并不怕何年会被萧策怎么样,她抚了抚心口,缓解一下还未完全消退的恶心,爬上了车。

    *何年被萧策拉着走近人群,有几辆车正在比赛中,拉拉队摇旗呐喊,其他人也在看热闹,现场十分嘈杂。

    看到萧策拉着何年过来,他的几个狐朋狗友立刻围上来起哄。

    “哟,一会儿功夫阿策换女伴了!”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女伴!”

    萧策一手搭在何年肩膀上,将她牢牢揽在身侧,待众人声落,他把头盔往其中一人怀里一扔,痞笑接话:“我接受你们的嫉妒。”

    这几个都是萧策从小就在一起玩的哥们儿,知道何年早已跟萧策领证,也知道他们俩的婚姻一个是为了钱,一个是被老爷子逼迫,只是个形式。

    何家没败时,他们都是一个圈子的孩子,何年跟他们也算熟人,对于他们的调侃不放在心上。

    何年听萧策话里的意思真要她陪他比赛,她看了一眼不远处频频拿眼剜她的沈若雪,“你这么做合适吗?”

    萧策笑的玩世不恭,“怎么不合适?

    我们俩最适合了。”

    他说着,暗暗在她细腰上拧了一下。

    何年秒懂他的意思,暗骂流、氓。

    萧策看到她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笑的更为恣意,大声说,“好好表现,过年的时候我给你颁一个最佳员工奖,一个大奖。”

    “阿策,你要给何年多大的奖励啊?”

    又有人起哄了。

    一发不可收拾。

    反正现场闹的很,也没有人注意这边,何年懒的理会,当起背景板。

    “阿策——”突然一个柔弱委屈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几个男人的热聊。

    何年转头,看到沈若雪由助理扶着走了过来。

    到了跟前,沈若雪推开助理,撑起仪态,柔声说,“阿策,我缓了一会儿觉得好多了。”

    萧策打量了一下,“我看你脸还白的很,你回去吧。”

    “不嘛,我一定要陪你走到最后。”

    这一语双关的话让何年心里很不得劲,推开了萧策揽在她腰间的手臂。

    其他人也都讪讪的笑,不知道如何接话。

    一时之间,这个小范围内的空气变得有些异常。

    萧策走到沈若雪跟前,声音低沉,“何年陪我,你回去休息。”

    沈若雪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她就是不想让何年钻了空子!她装着懂事的样子说:“这种危险的事情何年怎么能做?

    万一爷爷知道又要骂你。”

    “她不会告诉爷爷。”

    沈若雪一脸“那可不一定”的轻蔑,柔柔弱弱拉住萧策的手,撒起娇,“阿策,我不想走嘛,我就想陪你。”

    “接下来的比赛比刚才要惊险的多,你不行。”

    “为了你,什么危险我都不怕。”

    沈若雪噘起嘴,虽然她的胃里现在还在翻涌,时不时想吐,却不肯就这么便宜何年。

    “若雪,你可是公众人物,要是被人知道你站在大马路上吐,什么仙女、玉女的人设就都崩了。”

    纪薇的声音突然响起,满含着“苦口婆心”。

    沈若雪的脸色沉了一下,倏然转头。

    纪薇缓缓走近,将手机伸到沈若雪跟前,叹息道:“你看看你吐的样子多丑,说不定已经有别的人像我一样也拍下来了呢。”

    沈若雪的指甲悄悄掐进掌心,“纪薇,你什么意思?”

    纪薇挑衅地望向她,“我的意思就是,人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别总想着抢别人的!”

    沈若雪清楚纪薇话里的意思,看到四周萧策哥们儿异样的眼神,她脸上很是挂不住,嘴唇一咬,眼泪落下。

    纪薇惊呼,“哇,演技这么好?

    眼泪说来就来,你在电视里怎么不用上这一招?”

    沈若雪委屈地说,“纪薇,别太过分。”

    纪薇,“我只是实话实说。”

    “阿策——”沈若雪只好向萧策求助,看到萧策站在何年身边似笑非笑,眼神莫测,她心里沉了沉。

    她又楚楚可怜地用眼神向别的人求助,竟然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沈若雪跟萧策终究还没有明正言顺。

    何年却是萧策法律意义上的妻子,又被萧爷爷认可。

    该帮谁不该帮谁?

    沈若雪满心的不甘,却也只能暂时离开。

    看到沈若雪跟助理走了,纪薇走到何年身边,挽着何年的胳膊挤眼,一脸胜利的喜悦。

    终于把小三撵走了!转眼间碰上萧策沉冷的黑眸,纪薇的眼皮一跳,赶紧躲到何年身后,缩着脖子说,“我又觉得胃里难受了,我先走了哈,你们玩开心点!”

    何年,“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我还能行!”

    说完,纪薇就逃了。

    这个小插曲大家都没放在心上,正在比赛中的几辆车回来了,赢者的啦啦队欢呼起来,现场更加热闹。

    何年其实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也有些无所适从,只想赶紧结束,她问萧策,“你下一场比赛什么时候开始?”

    萧策勾唇一笑,低声戏谑,“这么迫不及待要为我摇旗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