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韩坤来电-《鬼医:从相亲开始》

    “没错,楚大师果然料事如神!”

    刘文正又是一招不留痕迹的拍起了马屁!“开门,带我进去!”

    楚云轻微皱了一下眉头。

    “好,楚大师请跟我来!”

    刘文正走在前面推开了卧室的大门。

    这大门刚一推开,楚云当即眉头紧锁了起来。

    现在是白天,而且还是临近中午阳气最旺的时候,这卧室里面却散发着一股寒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楚云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走到窗帘的位置,一把拉开窗帘,连阳光照亮了整个昏暗的卧室。

    此刻,楚云才看清楚,躺在床上的少妇脸色惨白,呼吸微弱,听到有人进来,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楚大师,快把窗帘拉起来,陶大师说了,我老婆阴气太重,不能被太阳暴晒。”

    刘文正一着急,把大师的姓名都爆出来了。

    “这特么的什么狗屁大师?”

    楚云黑着一张脸怒道:“你老婆本来就被阴气缠身了,还不让晒太阳,你这是嫌弃她命太长了是吧?”

    “啊?”

    刘文正着急的问道:“那楚大师,我老婆还有救吗?”

    “还剩着一口气吊着命,能救!”

    楚云点了一下头说道。

    “还请楚大师出手,刘某人一定重谢!”

    刘文正双手抱拳说道。

    楚云指着刘文正老婆脖子上的阴佛牌说道:“其实你老婆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这一块阴佛牌在作祟。”

    “楚大师,那我把这一块阴佛牌取掉,我老婆是不是就能好起来了?”

    刘文正问道。

    “要是在刚戴上的时候,取下来或许过几天就能好起来,可是你老婆身上的阳气都被这阴佛牌里面的玩意吸干净了,可不是取掉就能解决问题的。”

    楚云解释了一番说道。

    楚云虽然没去过泰国,但是对阴佛牌这种东西还是非常了解的。

    阴佛牌都是用尸油跟一些死于非命的人骨制作而成。

    就算这阴佛牌没被人动手脚,光是这种邪恶的制作材料,带在人身上也可想而知对身体的危害。

    楚云走到刘文正老婆跟前,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现在就只剩一口气吊着命,一张脸都快要脱相了。

    楚云掐了一个手决在刘文正老婆额头上面点了一下,在手指点下去那一刻,一股黑烟冒起,后者轻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

    “恩?”

    楚云轻微皱了一下眉头,这阴佛牌的煞气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一些。

    他刚才使用的可是道家手字诀,虽然没有念咒语,但是祛除一般的邪祟也是绰绰有余的,一旁的刘文正见状,急着额头直冒冷汗,又不敢出声打扰楚云。

    “难道这阴佛牌还其它门道?”

    楚云又掐了一道手诀,同时在心里面默念了一道咒语。

    然而,这一道手诀下去,还是跟刚才一样,冒起了一股黑烟。

    不过,刘文正老婆脸上的神色比之前更加痛苦了一些。

    就在楚云拧着眉头的时候,眼角余光的突然发现那阴佛牌上面刻画着一个人,而且跟刘文正老婆极为相似。

    “这阴佛牌上面刻画的人是你老婆?”

    楚云扭过头问道。

    “没错!”

    刘文正点了一下头说道:“制作佛牌的大师说,在佛牌上刻佩戴人的画像跟生辰八字,能起到更好的护身避邪作用。”

    “操,这是逮着一个人往死了坑啊!”

    楚云忍不住怒骂了起来。

    就在这时,正在气头上的楚云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是一串非常陌生的号码。

    短暂的犹豫之后,楚云还是按下了接通键:“喂,哪位?”

    “你是楚云吧?”

    电话那边响起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

    “你是谁?”

    楚云皱起了眉头,因为电话那边一道声音他并不熟悉。

    “呵呵,你破掉了我设下的镇煞风水局,你猜我是谁?”

    韩坤冷声笑道。

    “你还有脸打电话过来?

    用风水局坑害人,你也不怕报应?”

    楚云怒道。

    “报应?”

    韩坤在电话那边放声大笑道:“你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你以为破掉镇煞塔就可以了吗?”

    “在临江还从来没有人敢跟我韩家叫板,你是第一个,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韩坤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手中拿着一块镇煞石头把玩着,冷着一张脸笑了起来。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楚云心里面浮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该死,工地!”

    楚云脸色大变,心里面默念着苏玲珑的生辰八字开始掐算了起来。

    一番掐算之后,楚云算出苏玲珑今日有大劫,连忙摸出手机找到苏玲珑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嘟……”连续打了好几个,传来的都是忙音。

    “楚……楚大师,出什么事情了吗?

    需要我帮忙吗?”

    刘文正在一旁询问道。

    “刘老板,我遇到一点急事,必须去处理一下,等我解决完,一定回来治好你老婆!”

    楚云说道。

    “没事,您先去忙,需要我让司机送你一趟吧?”

    刘文正问道。

    “麻烦了!”

    楚云也没有推迟,他现在必须抓紧去工地。

    在临走的时候,楚云又画了一道护身符给刘文正:“记住,这一道护身符咒不能离开你老婆身上,窗帘全部打开,让她吸收阳气!”

    “好,我记住了!”

    刘文正点了一下头,对楚云说道:“楚大师,有需要言语一声,我刘某在临江还是有一定地位跟人脉的。”

    “感谢!”

    楚云抱拳施礼,然后转身离开了别墅。

    在司机行驶的时候,楚云一直在拨打苏玲珑电话,可惜除了忙音还是忙音。

    二十来分钟之后,楚云抵达了工地,因为他昨天解决了镇煞塔,苏玲珑一早就通知复工了,并且亲自来工地监督。

    “师傅,请问一下,看到苏玲珑没有?”

    楚云拦住一个最近的工人问道。

    “苏玲珑是谁啊?

    不认识!”

    干活的工人直摇头,他就是一个普通工人,根本接触不到苏玲珑这种大老板。

    就在这时,工地内突然响起一阵轰隆隆的坍塌声,工人四处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