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神级签到,我将镇压天下!》

    姜天赐的身死,瞬间点燃了姜神风的怒火。

    他咆哮着,暴喝着,下令调动皇城之中的全部精锐强者,围攻姜枫。

    一时间,杀气骤起,如风卷残云,从四面八方席卷。

    姜枫一人一剑,站在战台之上,望着周围的情形,当即大手一挥。

    刹那之间,其手背之上,那一枚炽红色的剑型印记,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在此刻,竟与姜枫的苍龙剑体产生了共鸣。

    下一刻,狂风席卷,强大的罡气纵横,在战台之上,刮起了一阵剑与火的风暴。

    一时间,姜枫声势浩大,不由得震慑住了冲杀的皇城禁军精锐。

    姜枫缓缓起身,远远打量着姜神风,不屑一笑,“怎么,姜神风,输不起了?”

    “当初,是你口口声声说,今日决战,生死勿论。

    如今,你这废物儿子技不如人,战败身陨,也在情理之中。”

    “可,尔等这般做法,又算什么?”

    “枉视规矩,以权谋私?”

    姜枫冷笑道。

    姜神风闻言,目光一沉,“姜枫,你这孽畜,本王已然做出了退让,给了你一个和本王合作的机会。

    没想到,你非但不识抬举,还敢当着本王的面,动手斩杀我儿天赐!”

    “姜国,早已是本王的囊中之物,这太子之位,也只能属于我儿。”

    “而你这个杂种,只配做我儿登基的垫脚石,何德何能继任太子!”

    “可你……你毁了我的谋划,毁了我的一切!”

    “我不管什么规矩,在这姜国,我就是规矩!”

    姜神风失去了理智,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沉着与淡然。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条疯狗,毫不掩饰对姜枫的杀意。

    音落,他又看向了四周的皇城禁军,朗声喝道:“尔等还在犹豫什么,赶紧出手,除掉姜枫这不知死活的逆贼!”

    “他只有一个人,你们一拥而上,定能将其碎尸万段!”

    “斩杀姜枫者,赏金万两,封万户侯!”

    姜神风咆哮道。

    常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当姜神风开口的刹那,在场的众皇城禁军,以及陆陆续续赶赴而来的剑龙军精锐,皆面露凶悍之色。

    姜枫的命,将是他们平步青云的绝佳机会!一时间,众人开始朝着姜枫迫近。

    姜枫再强,当初以一人之力抗衡三千剑龙军,已然是极限。

    如今,面对数万将士的围攻,纵使他施展浑身解数,也根本不可能有活路。

    只是,姜枫环顾四周,望着这一切,丝毫不惧,反而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他的目光,掠过众人,落在了姜神风的身上。

    随即,骤然一凝,“你刚才说,在姜国,你就是规矩?”

    “姜神风,你错了!”

    “姜国,还轮不到你一手遮天!”

    姜枫沉声道。

    “哼,死到临头,还在嘴硬!”

    “姜枫,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应付当今这般局面!”

    “你完了!”

    姜神风目光阴沉,冷声道。

    然而,话音未落,皇城的城门方向,轰然传来了一阵震撼天地的巨响。

    霎时间,火光冲天!即便相隔甚远,众人也能清晰的感知到,那边发生的巨大声势。

    那是狂战的嘶吼声,伴随着千军万马冲锋时的沉重号角声,还有阵阵无畏的喊杀声!各种声音,重叠交错,仿若一柄无形的巨剑,斩破了所有的防御力量,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席卷整个皇城。

    一时间,玉龙台附近的众人,皆面露惧色。

    反观姜枫,气定神闲,负手立于战台之上,朗声笑道:“姜神风,看清楚了,这……便是我的破局之策!”

    “赤鳞不灭,铁血永存!”

    “诸君,且听这龙吟!”

    此刻,千军万马声势如虹,战意冲天,席卷八方!尚不曾交战,皇城禁军和一众剑龙军层层败退,为那一片赤色的洪流,让出了一条直通玉龙台的路。

    赤鳞军,到了!三道身影,从人群中走出。

    为首一人,神情肃穆,面容坚毅,棱角分明的脸上,虽有几分沧桑,却遮掩不住眉宇间那逼人的英气。

    此人,正是赤鳞军的统领,天锋城的元帅——姜战!此刻,姜战身着一袭炽热如火的铠甲,身披一领鲜艳如血的披风,立于数万赤鳞军前,挺身拱手,朗声道:“末将姜战,奉殿下之命,入皇城,助姜枫殿下……登临太子之位!”

    “三万赤鳞军,尽皆在此,只要殿下一声令下,我等随时可以死战。

    为姜国荡除奸佞,还姜国一个玉宇澄清!”

    姜战声音朗朗,气势如虹。

    在他身旁的二人,分别是叶弘和姜渔。

    姜枫进皇城前,在距离皇城三十里的小路上,碰见了叶弘。

    叶弘曾避开姜神风的眼线,独自穿越人迹罕至之地,抵达天锋城。

    这一次,姜战率领三万赤鳞军精锐奇袭皇城,同样需要掩人耳目。

    因此,叶弘便成了这一路的先行官。

    二人相遇,姜枫得知了姜战率众前来,这才有恃无恐,大闹皇城。

    而姜渔,自然也暂且托付给了叶弘照顾。

    如今,大军压境,来的正是时候!赤鳞军的到来,让姜枫拥有了与姜神风对峙的筹码与本钱。

    此刻,姜神风立于玉龙台之上,环顾四周,脸色越发难看。

    他目光阴冷,死死的盯着姜战,沉声道:“姜战,你带领边军进入皇城,乃是犯了大忌!”

    “你,想造反吗?”

    面对姜神风的呵斥,姜战目光偏移,看向了他。

    “我姜战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没有造反的胆子!”

    姜战不卑不亢,直言道。

    “既然不敢造反,那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姜神风冷声道。

    姜战闻言,目光一沉,“姜神风,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错?”

    “你生为人臣,便一辈子为人臣,可你,却大逆不道,生出不臣之心。

    又残杀忠良,陷害储君,企图以一己之力,独揽姜国大权!”

    “正是因为你做出如此不忠不义之事,才有我等今日之举!”

    “这一切,都是尔等咎由自取!”

    姜战朗声直言道。

    听闻此话,姜神风当即气势一震,大手猛地一挥,“愚者之见,鼠目寸光!”

    “我,根本就没有错!”

    “炎帝失踪,姜国大乱,致使群龙无首,举国上下几乎化作一盘散沙!”

    “那时,便是正统衰微,正如天数有变,神器更易。

    而归有德之人,此乃自然之理。”

    “尔等岂不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

    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

    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

    “我独揽朝纲,一统姜国上下,稳住了大局!”

    “如此功绩,相比于炎帝在位之际,只强不弱。”

    “既如此,我又如何掌不得大权,如何做不得炎帝!”

    “我,何错之有!”

    姜神风暴喝道。

    此话一出,在场不少人,竟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即便是姜战,一时之间,也不该如何反驳。

    而就在此刻,姜枫缓步上前,淡然一笑,“我本以为,你身为姜国摄政王,久居高位,如今面对良军将士,必有高论。”

    “没想到,却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