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那么拼命干嘛-《我养大的病娇大佬把我扑倒了》

    苏棠闷哼一声,气得直接开口咬上他的肩。

    白栩撕了一声,眼中却闪烁着兴奋的光,“小妖精,还学会咬人了?”

    耳畔是他粗重的呼吸和笑声,他肌肉绷地太紧,跟石头一样,苏棠咬地牙都酸了。

    她被逼无奈,只能暂且放开嘴。

    随后就被他顺势抱了起来。

    这样她就直接坐到他身上了。

    苏棠气得不行,呼吸急促,忍不住伸手抵着他的胸膛,“白栩!”

    白栩胡乱地亲着她,“乖,一会就好。”

    苏棠知道他是不会善罢甘休了,只能认命般地勾着他的脖颈任由他动作,只希望他能快点结束。

    哪知他说的一会,等结束又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苏棠累地一根手指都不想动,白栩将她抱到洗手间整理好又换上干净的衣服,这才去找值班的人要求换了间房。

    谁知第二天早上,白栩刚到场地,就被一群吃瓜群众围住了。

    “白栩,听说昨天晚上你和苏总睡的床塌了,还连夜换了间房。”

    “兄弟你也太牛了吧?那么拼命干嘛,就算年轻也要注意身体吧,玩这么疯伤身啊。”

    “你们这群人懂什么,要是我老婆有苏总一半好看我也拼命了。”

    “这话倒是真的,不过你就想想吧,梦里什么都有。”

    “白栩白栩,说说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床都给弄坏了。”

    面对众多男人的围拥,白栩也没解释,只是淡淡道:“昨晚啊,是发生了些突发状况,不过无伤大雅。”

    他这话说地格外意味深长,惹来一阵暧昧的起哄声。

    “你小子行啊!”

    “求你了,告诉兄弟们吧,好歹传授些经验,就算找不到苏总那样的,将来兄弟也不会丢脸啊。”

    白栩看着众人,嘴角突然勾起一丝邪肆的微笑,“想知道?”

    一阵疯狂点头。

    但是下一秒,就见白栩用一根手指放在性感的薄唇上,才缓缓吐出两个字,“秘密……”

    “我的快乐,你们想象不到。”

    周围顿时传来一片哀嚎。

    “白栩你小子太过分了!”

    “无耻啊无耻!”

    ……

    而苏棠的屋内,她才刚刚洗漱完想去饭馆吃顿早饭,就被一干女人围坐了起来。

    “棠姐……”

    苏棠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大早上地,都围过来干什么?”

    “棠姐,昨晚你们的床塌了啊?”

    “哎?”苏棠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来。

    这消息传地也太快了吧,到底是谁这么大嘴巴。

    苏棠东西也吃不下了,放下手上的筷子看向几人,开口就想解释,“那个,我想你们误会了,事情不是……”

    “棠姐你不用解释,我们都明白。”

    众人整齐划一地点着头。

    苏棠感觉脸上的黑线更浓了。

    你们都明白什么了?

    “那个……”

    可她还没说完,就又是一阵尖叫。

    “啊啊啊,太激情了。”

    “不愧是白栩,简直是人间理想啊,棠姐你好幸福。”

    “昨晚体验怎么样?能透露一下细节吗?”

    “这用得着说,床都塌了,肯定超级棒了。”

    苏棠,“……”

    她在内心暗道现在的女孩子都这样了吗?

    是她太落伍了。

    在她那个年代,女孩子都很腼腆,提起这些男女之事也是一阵害羞,更别提在大庭广众这样大声谈论那种事了。

    这回丢脸真的是丢大发了,到底是哪个大嘴巴宣扬出去的,别让她抓到他,要让她抓到了,一定不会放过他!

    不远处,正在看表格的白栩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有人调侃,“说了别玩太疯了,不会是虚了吧?晚上露水重,别等下感冒了。”

    白栩笑地意味深长,只听见他喃喃自语了一句,“这怕是小妖精在背后骂我呢。”

    另外一边。

    苏棠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这群缠人的小妖精,回了房就直接把自己关在房门里面,一天都没出来。

    白栩将手头上的事做完就听说苏棠一天没出过房门。

    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于是他吩咐完旁边的人就直接去饭馆打包了一些苏棠喜欢吃的东西就转身回了房间。

    他伸手想去开门,发现房门被人反锁了。

    他眼中划过一抹笑,手腕微动,房门就这样被他打开了。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试探性地开口喊了一声,“糖糖?”

    “出去!”

    他才刚喊了一声,就听见苏棠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恼羞成怒。

    白栩低低地笑了一声,怎么可能就这样真的出去。

    于是他关上了门,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了桌上,随后才迈着步子缓缓地往床上走去。

    虽然苏棠没开灯,不过他一眼就看见了闷在被子里面的那一小团,只有几缕柔顺的长发露到了外面。

    他将手放到疑似头部的位置,道:“糖糖,听说你一天没吃东西,我带了你喜欢吃的饭菜,吃一点再睡好吗?”

    “出去!”

    被子里面的苏棠声音依然是闷闷地。

    白栩极力忍住才没让自己笑出来,他伸手抓住她头顶的被角,“别这样闷着,会影响血液循环的,乖,把头露出来……”

    他稍微用了点力,没想到这回居然没扯动。

    白栩有些意外,不过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他弯身凑上前,“糖糖,你再这样就别逼我来硬的喽。”

    他感觉被子里面的人颤了颤。

    下一秒,被子就被苏棠掀开了,她双颊微红,额间有一丝丝的汗渍,一张小脸又白又嫩,因为脸上带着丝丝的怒容和羞恼,被子掀开的那一刻,竟有一股迫人的美,直逼人心……

    白栩心脏跳了跳,瞳孔的光顷刻间就变深了。

    面上,他依然不动声色,“出来吃点东西,嗯?”

    “还吃呢?”

    她现在哪里有胃口吃东西。

    全剧组的人包括这里民宿饭馆里面的所有人,都知道两个人把一张竹床生生睡塌了。

    所有人都在浮想联翩,看着她的眼神让她恨不得钻到地洞里去。

    白栩见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嘴角的笑却更深了,“这样不好吗?大家都在羡慕你。”

    “羡慕你个头啊,你个自恋狂!”

    苏棠现在恨不得在他那张帅脸上狠狠来上几拳,这个持帅行凶的小混蛋!

    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就在两人纠缠不下之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外面是刘敏的声音。

    “棠姐?你在吗?”

    苏棠微微一愣,还是回了一句,“在,怎么了?”

    不会是其他人带头想让她来探听什么八卦吧?

    不过刘敏下一句却是,“唐枫来了,棠姐你要去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