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住隔壁的二少爷-《千金有福》

    第8章住隔壁的二少爷

    二少爷魏瑾亦,这个家里除了她之外最特别的人。

    原著中对于这个人没有过多的描绘,他在整个校尉府里就像个透明人一般。

    只知道魏明庭在世时,魏瑾亦在魏家过得还算不错的,嫡出少爷有的他都有。

    魏明庭还准许他不去和家中其他人一起用餐,在他自己的院子里设了小厨房,虽说一定程度上是为了不给妻子云氏添堵,但也是对魏瑾亦格外疼爱的体现了。

    魏明庭战死后,魏家跌入了谷底,一直到男主出现前就是一蹶不振的,估计这段时间里魏瑾亦的生活也不会好过。

    原著中是没有魏若和魏瑾亦之间的戏份,他们一个是家里的小透明,一个是上蹿下跳的炮灰女配,女配的主要任务是负责给女主添堵,自然不用写她与其他无关紧要的配角之间的互动。

    想到这里,魏若心中有了些许想法,起身回了房间,趁着秀梅还在跟小厮交流的功夫,回到房间里抱了一个她从莫家栅带来的坛子出来。

    然后来到门口,跟魏瑾亦的小厮说:“真是抱歉,刚才打扰到了二哥哥的休息,我现在就过去跟他赔个礼。”

    “啊?”小厮诧异地看着魏若,紧接着摆手道,“那倒不用,没那么严重的,二少爷只是让我来提个醒,小姐您声音小点就行了!”

    “也不光是赔礼,我刚回府,还未见过二哥哥,做妹妹的理应去拜见一下的。”

    魏若主意已定。

    抱着坛子就往门外走去,小厮想拦都拦不住。

    魏若现在住的听松苑和魏瑾亦住的迎竹苑是挨着的,只有一墙之隔。

    魏若出了院门走两步就到迎竹苑的门口了。

    听松苑清新雅致,迎竹苑比听松苑还要寡淡,布置很少,显得冷清甚至有点寒碜。

    唯独院子里的那片淡竹郁郁葱葱的很是好看。

    竹林旁边有一个八角亭,魏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亭子里面看书的魏瑾亦。

    一身素色衣裳,用的面料也不是缎面,在魏若进来的前一刻,他还在安静地看着书。

    听到动静才抬起头来,目光与魏若的对上。

    那是双过分清冷的眼眸,眉宇间笼着雾色,皮肤对于男子来说偏白了一些,但五官是极好看的。

    魏瑾亦在看清来人后,眉头就皱了起来,表现出了很强烈的排斥。

    “小北。”魏瑾亦把小厮喊了过来。

    “二少爷,小姐说要来跟你道歉,我……我没拦住……”小北一脸歉意。

    魏若先发制人,火速表明来意:“你别恼,我不打扰你太多时间,我就来表达一下我的歉意,今天劈竹子声音确实大了一些,考虑不够周全,特地来向你道歉。”

    说着奉上自己抱来的坛子,作为道歉礼。

    魏若的这一番操作给面前的主仆二人看得有些懵。

    二公子是庶出,生母不详,主母不喜,在这府里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就连下人们逮着机会也要给他穿小鞋。

    魏若虽说是刚被接回来的,但人是正儿八经的嫡出小姐,怎么对着二公子如此客气有礼?莫不是还没弄清楚情况?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也不喝酒,你回去吧。”魏瑾亦只看了魏若一眼,那道清冷的视线就回到了自己面前的书案上去了。

    “这不是酒。”

    “不管是什么你都拿回去,我没有生气,只是让小北去提醒一声,你不需要特地准备道歉礼。”

    “是酱油,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若不需要我道歉的话,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吧。”

    什么东西?酱油?

    魏若看到魏瑾亦的眉宇间凝着疑色,解释道:“这是我在乡下的时候跟一位婆婆学的酿造酱油,口感很不错,最重要的是酿造的时候加入了一些补药,有强身之用。”

    跟乡下婆婆学的酿造酱油?还有补身体的作用?

    听起来怎么这么玄乎?

    好的酿造酱油的方法都是家族不外传的秘法,不会轻易传给别人。

    而有额外药用价值的,更是鲜有人知道,大多数人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东西。

    魏瑾亦不想与魏若多做纠缠,便也不追问了。

    “我知道了,道歉礼我收了,你可以回去了。”

    魏瑾亦只想快点打发了魏若离开,便让小北接过了魏若手里面黑漆漆的坛子。

    “嗯,好,这酱油你记得用,蘸海鲜也挺好吃的。”

    台州府临海,在没有倭寇闹事之前,有很多渔民出海捕鱼,码头出售大量新鲜的海产品,附近的居民日常少不了海鲜。

    说完魏若没再逗留招人嫌,转身就走了。

    小北抱着坛子不知所措:“少爷,这个坛子要怎么办?”

    “随便放哪里。”魏瑾亦不想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见自家少爷的注意力已经到了手中的书本上,小北只能自己想办法处理。

    最后选择放在了迎竹苑的小厨房的角落里面。

    对于送酱油这个举动,小北觉得十分新奇的。

    别的人送礼,都是送些风雅之物,不是花卉香料,也得是美酒,这位小姐倒是别致得很,送人一坛子的酱油,多稀罕。

    不过听说这位小姐前些年一直在乡下,种田种地,与别家小姐有些不一样也是情有可原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