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她就是一个村妇-《千金有福》

    第9章她就是一个村妇

    得知魏若对院子做出的改造,云氏虽然觉着有些不妥,但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女儿从小在乡下长大,一时半会儿还习惯不过来很正常,日后再慢慢教便是了。

    但是魏屹霖对此不是很高兴,跑到他大哥魏屹琛那里去告状。

    “大哥,那个魏若她把你的院子搞得乱七八糟的了!枉你把院子让出来给他,她把好好的一个雅致的院子改没了。”

    “她改成什么样了?”魏屹琛好奇,这几日都忙着求学的事情,故对魏若的事情不太清楚。

    “她在你的院子里面种菜!简直太俗了!哪有千金小姐这么做的!太丢人了!”魏屹霖越想越觉得不舒服。

    “种菜?虽然不是很雅,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必觉着丢人。”魏屹琛莞尔。

    “怎么不丢人?我都听下人在说,说我们这请回来的是个丢人现眼的村妇!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魏屹琛神色严肃了起来:“谁在私下嚼舌根?做下人的怎好在背地里说主人的不是?屹霖,若是下次你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该直接站出来呵斥他们。”

    “我不!我才不帮她说话呢!她就是丢人!”魏屹霖扁着嘴,不觉自己有错,“大哥,你难道不生气吗?她都给你院子弄乱七八糟了!”

    “那里如今是她的居所了,她想怎么改都是她的事情,我不应干涉。还有你,屹霖,你喜欢婉婉我理解,护着婉婉也是应该的,我也与你一样,很心疼婉婉。但若儿也是你的姐姐,她没做错什么,你不该对她这样。”魏屹琛教导道。

    “我才不要她做我姐姐!我有婉婉这一个姐姐就够了!她一来就让姐姐偷偷哭了好几回!姐姐主动去找她,给她送东西,她竟然都不搭理姐姐,姐姐没说两句就让姐姐走了,害姐姐很伤心!”

    “屹霖,这些话到此为止,以后我不管你心里面怎么想,但绝不能再说出口,不管是在我的面前,还是在爹娘面前,最重要的是决不能在你大姐姐的面前说!你若再不听,我便领你去爹那里受罚。”

    魏屹琛如此这般严厉,魏屹霖心中再不情愿,也只能扁扁嘴,答应了下来。

    “知道了……不说就不说了。”

    魏屹霖乖乖地我在魏屹琛的身边,捧着本论语读着。

    魏屹霖性格好动,只有在魏屹琛身边的时候才会安分一些。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魏清婉的贴身丫鬟翠荷过来了,手里面端着小点心。

    “大少爷,三少爷,小姐做了些桂花糕,让奴婢给送过来给二位少爷,还让奴婢带话给大少爷,让大少爷注意休息,不要只顾着读书累着身体了。”

    白瓷盘上,整齐摆放着奶白色的桂花糕,上面点缀着点点金黄色的桂花,是去年桂花开的时候魏清婉亲手做的桂花蜜。

    魏屹霖一脸欢喜:“大姐姐对我们真好,有好吃的桂花糕吃了!”

    说着魏屹霖伸手拿了一块,放进嘴里,一脸满足。

    “嗯,真香~真甜~”

    魏屹琛没有动。

    “大哥你怎么不吃呀?大姐姐做的桂花糕你不是最喜欢了吗?”

    “屹霖,你把这盘桂花糕送去听松苑给若儿。”魏屹琛吩咐。

    “为什么?那可是大姐姐亲手做的!”魏屹霖的脸一下又垮下来了。

    “若儿回府这么多天了,你都没有好好与她相处过。”魏屹琛严肃道。

    “可是大姐姐做的东西凭什么给她?”还有他为什么要去跟那个农妇好好相处?后面这句魏屹霖不敢再当着魏屹琛的面说。

    “正是因为是婉婉做的,你才应该拿去与若儿分享。全了你的心意的同时也能全了婉婉的心意。”魏屹琛道。

    “可是……”

    “听话。”魏屹琛的表情格外的严肃。

    “好吧。”

    魏屹霖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也不敢不听魏屹琛的话。

    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端着桂花糕去听松苑。

    一进听松苑的门魏屹霖就看到魏若爬到了梯子上面,魏屹霖的对魏若的不满情绪立刻又涌了上来:

    “你怎么爬这么高,你这样子被别人看到肯定要被笑话死!”

    魏若闻声低头看向去,见到魏屹霖站在梯子旁边,正气呼呼地瞪着自己。

    “爬个梯子怎么不雅了?”

    “当然不雅,没有哪家小姐会跟你一样上蹿下跳的!”

    “看不惯别看,出门右拐,慢走不送。”魏若也很干脆。

    这小屁孩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就不喜欢自己,她没必要费这个心思跟这个小屁孩浪费时间。

    “你!你以为我想看你啊!”魏屹霖气呼呼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儿?既然不想看就别看了,费这个神做什么?”魏若反问。

    魏屹霖本来是想马上就走的,可是魏若赶他走了,他的逆反心理就上来了,偏生不肯走了。

    “这里是我家,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魏屹霖不仅不走了,还一屁股坐在了魏若放在院子里的藤椅上面。

    魏若见一时半会赶不走魏屹霖,从梯子上面爬了下来,走到魏屹霖的跟前。

    魏屹霖不服气地跟她眼瞪眼。

    “随便你吧。”

    魏若懒得跟魏屹霖理论。她一个成年人的芯子没必要跟一个八岁的孩子计较。

    “等一下,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魏屹霖喊住了打算进屋的魏若。

    说着他打开了他拿来的食盒,端出了里面的桂花糕。

    “这是桂花糕,用糯米粉和澄粉、白糖、油做出这松软的糕体,再配上好吃的桂花蜜,味道香甜软糯。”

    魏屹霖一脸骄傲地跟魏若介绍。

    “你是觉得我没吃过桂花糕?”魏若有些想笑。

    “你吃没吃过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没有吃过我大姐姐亲手做的桂花糕,她做的桂花蜜与别处的不同,桂花糕更是独树一帜,每次她动手,爹爹、娘亲和大哥都抢着吃!”

    “她桂花糕做得好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这桂花糕只是一方面,我大姐姐琴棋书画都很厉害,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才女,是县里先生都认可的!”

    “所以呢?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想告诉你,我大姐姐很优秀,各方面都比你优秀。不管她是不是我的亲姐姐,她在爹娘、大哥还有我的眼里,她都是当之无愧的魏家嫡长女,我希望你以后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做欺负姐姐的事情,不要惹姐姐生气,乖乖地接受自己二小姐的身份,不跟我大姐姐争抢,你能做到吗?”

    魏若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魏屹霖板起小脸,皱起眉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