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就是这个人,杀了爹爹!(四更)-《暴君闺女三岁半:全家都是大反派》

    今日其实并不算个好天气,相较于前两日,今日有些阴沉。

    甚至在中途轿撵行在中途时,飘起了小雨。

    可就在杭宗之一指问天时,雨骤然停住了,乌云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阳光从乌云之中泄了出来。

    远观的百姓都被这奇像惊住,纷纷跪了下来。

    “求花神庇佑!”

    “求花神娘娘保佑我娘亲病能快点好起来!”

    “希望今年我能高中!”

    “花神娘娘保护我儿身体健康。”

    “……”

    苏玖看着乌泱泱跪下的众人,再次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白色光束。

    苏玖猛地瞪大了眸子,她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是信仰之力!

    观主小侄子曾经说过,如果许愿之人足够虔诚,就能产生这种信仰之力,只不过现代大多人的心实在是太过浮躁了,所以他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了。

    苏玖好奇地抬手想要抓住,可小手刚刚抓到一道。

    突然,原本只泄出些许的阳光像是突然冲破了云层,铺天盖地地洒了下来。

    乌云在一瞬间尽数散去。

    阳光倾泻而下,洒在了小人身上。

    “你们快看!那是不是龙?!”

    “真龙显灵了!真龙显灵了!”

    “是龙!真的是龙!娘亲啊!我有生之年竟然见到龙了!”

    “求龙神保佑!”

    “龙神显灵,必定能保佑我北炎国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往届花神节都从未出现过这般异象,今日难道是因为九公主吗?”

    “那肯定是了,九公主千岁!”

    随着这一声,众人也像是纷纷醒悟了过来,对着小人所在的位置跪下。

    杭宗之也被这景象惊到了,下意识看向小人。

    刚好对上小人投过来视线,刚要说话,面色一凝,“玖儿,快过来!”

    与此同时,人群之中也发出几声惨叫声。

    “刺客!有刺客!”

    不知何时几名黑衣人陡然出现在人群之中,手持尖刀,竟然对着普通百姓无差别地开始砍杀。

    “救命!救救我!”

    “我不想死啊!我娘亲还等着我回去给她拿药呢!”

    “……”

    人群瞬间乱成了一团。

    就在一名黑衣人提刀刺向一名穿着青衫的男子时,一只大掌从一旁横出,动作凌厉,一把将他手中的刀躲过,反手刺进了黑衣人的心脏。

    “不要!不要杀我!”

    青衫男子只不过是普通的书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顿时被吓地魂飞魄散,蹲在地上,抖地跟个鹌鹑似的。

    苏婧琴不耐地掏了掏耳朵,忍不住一脚踹了过去,“别吵了,耳朵都要聋了,没事了,还不滚到一边去!”

    此时人群陷入了混乱。

    轩辕澈一连杀了三名黑衣人,才将外围的局势控制了下来,但是里面的情况未知。

    苏婧琴看了眼祭台的方向,十分担心,“不知玖儿现在怎么样了。”

    轩辕澈握紧了她的手,“放心,有小国师在,玖儿定然能安然无恙。”

    苏婧琴还是担心,“那个小国师看起来就很弱,能保护好玖儿吗?”

    “我刚刚在人群之中还看到了大皇子,想来他应该是混入人群之中暗中保护玖儿的。”

    听到苏云卿也在,苏婧琴的心这才稍微放下了些许。

    可是当听到一旁传来的声音时,再次提了起来。

    “婧琴,轩辕殿下,你们怎会在这?”

    苏婧琴猛地回过头,就见穿着一身劲装的苏云卿牵着苏婧仪手出现在他们身后。

    苏婧琴莫名有些心虚,可是想到刚刚轩辕澈的话,如果苏云卿此时在这里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玖儿身边的保护又少了一层。

    显然,苏云卿也想到了,面容肃然,看了眼受了不小惊吓的苏婧仪,抬眸看向轩辕澈,“轩辕殿下……”

    轩辕澈解决掉一旁偷袭的黑衣人,转头对上苏云卿的眸,“我知晓,我会保护好婧琴和二公主,大皇子安心去玖儿那里吧,外围黑衣人都这般多,玖儿那里更需要你。”

    苏云卿深深看了眼轩辕澈。

    “好!多谢!”

    说完,苏云卿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而此时。

    祭台之上。

    杭宗之看着不远处的黑衣黑袍男子,眸底闪过一抹寒光,“你到底想做什么?”

    黑袍男子轻笑了一声,白到几乎没有任何血色的手指微微用力,掐着小人的脖子,仿佛只要他再用力一些,小人那纤细脖颈就会被折断。

    “不怎么样呢,我只是想找九公主说说话呢。”

    黑袍男子仿佛是凭空出现在祭台上一般,杭宗之甚至都来不及反应,苏玖就被此人钳制住。

    杭宗之现在投鼠忌器,不敢乱动。

    苏玖倒似乎没有身为一个人质的自觉,衣领子被人拎起,除了脖子上的手卡的有些不舒服外,甚至还无聊地晃了晃荡在空中的脚丫子。

    “别乱动!”察觉到了小人的动作,黑袍男子冷声呵斥道。

    苏玖一顿,倒不是怕的,而是突然想起来刚刚为何会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十分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似的。

    现在她想起来了,她曾经在梦里听过,那个爹爹被人砍下头颅的梦中!

    苏玖杏眸猛地瞪大,放在身侧的小手紧捏成拳。

    就是这个人,杀了爹爹!

    **

    勤政殿。

    许是宫中的大半守卫都被派去保护九公主了,此时皇宫之中十分安静。

    小安子靠在门框旁,无聊地摆弄着手里的拂尘。

    “你在做什么?”

    冰冷的声音陡然从头顶响起,小安子顿时被吓地一激灵,抬起头,就对上了一双阴沉暴虐的狭眸。

    “陛、陛下,您怎么突然回来了?”小安子立马站起身,下意识看了眼苏奕君的身后,见只有苏奕君一人,心下有些奇怪。

    “您怎么一个人,定安王不是陪您一起去看九公主了吗?”

    苏奕君淡淡看了眼小安子,周身气息冰冷,“怎么,朕去哪里,还需要向你报备吗?”

    小安子哪里还敢多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奴、奴才不敢!”

    苏奕君冷哼了一声,没再看小安子一眼,推门走进了勤政殿内,“若无吩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小安子躬身:“诺!”

    ------题外话------

    更新完毕啦~

    七夕快乐呀!

    晚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