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就凭你,也配有这资格-《大秦皇子开局住草房震惊祖龙》

    一边转动念头。

    那巴达依身形不断后退。

    他向后退一步,邢炎就跟着向前一步。

    “你,你想怎么样?”

    那巴达依,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邢炎冷笑。

    “你觉得我会怎样?”

    “你既然说秦人虎狼,那就让你看一下,什么叫狼性!”

    此情此景。

    楼兰国王和他身边臣子,无不惊愕。

    嬴子羽却在一边端起了肩膀。

    “呵呵,这人就该让他尝些苦头。”

    嬴子羽乐得一付看戏的样子。

    在那里乜斜着眼睛,笑看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时。

    楼兰国王眼见事情不妙,就要出面阻止。

    才要开口。

    百里正白呼地一下上前。

    “大王,我觉得您要让人把话说完!”

    这一举动,更是看呆了楼兰国群臣。

    而一众侍卫,这时似才做出反应,就要闻风动。

    还未来得及行动,百里秋月纵身之间,直奔侍卫头领。

    剑尖直抵这头领的脖子。

    “兄长说过,你们得给人开口说话的机会,你最好别动。”

    身为侍卫头领,都这样轻松被人控制。

    欲要保护楼兰王的侍卫,哪敢上前。

    这时。

    楼兰的群臣百官,无不傻眼。

    他们大王和护卫统领,就这么轻松被人控制了。

    简直无法想像。

    每人都张大了嘴巴,不知该说些什么。

    心中不断地打着鼓。

    这时候。

    他们竟对那达巴依的话,深信不疑。

    “秦人果然虎狼!”

    “这,这也忒变态了吧。”

    “我们的王,就这样让人控制了?”

    心中不断打鼓,但是这些人,一时间也拿不出办法。

    他们非常清楚。

    这时候妄动,他们王就怕当场身首异处。

    不但如此,还要陪上护卫头领赫连野、加上那达巴依的性命。

    这护卫头领,本身也是贵族。

    兼任护卫头领的同时,更是赫连家族监视楼兰国王的。

    楼兰朝堂。

    一半赫连,一半那达!

    两大贵族,把持朝堂大事。

    至于秋野奎一族,则是垄断了庙堂以外的全部事情。

    对于这些情况。

    嬴子羽虽毫不知情,却并不会影响他的计划。

    这时。

    嬴子羽笑盈盈地站了出来。

    而这时。

    那巴达依,显然被邢炎逼急了。

    “你,你要是在苦苦相逼的话……”

    嘴上说着。

    那巴达依心中却毫无底气可言。

    他的话,听起来更像一个弱者,无力的挣扎。

    见此。

    近身的嬴子羽冷笑一声。

    “逼你又能如何?”

    “说吧,你因何反对这件事情,又有什么资格反对这件事情。”

    “区区一名臣子,左右国王决定,莫非想以下犯上不成?”

    嬴子羽每句话,都落地有声。

    他并不知楼兰国具体情况,但是这话一出,无异于给楼兰国王,打了一支强心剂。

    楼兰王苦三大贵族久矣。

    听了这话,楼兰王内心处反受到了鼓舞。

    念头微动间。

    楼兰王隔空高喝一声。

    “说得不错,那巴达依,你意欲何为?”

    “楼兰是本王的楼兰,不是你那巴家族的楼兰!”

    楼兰国王这时候,终于说出了压抑心中许久的心里话。

    这话一出,群臣百官无不沉默。

    “大王,这是暴发了吗?”

    “难道,大王早知公子羽要来?”

    “我楼兰和大秦的合作,本就势在必行?”

    一想到这些。

    突然间群臣百官,无不跪倒在地。

    “大王,杀了那巴达依!”

    “杀了他!正是有他这样的人,才妨碍了我楼兰发展。”

    此时此刻。

    赫连家族的人,自要落井下石,毕竟他们一家独揽朝政之事,强过和那巴族人分享。

    而那巴族人,这会儿只求自保。

    他们可不想因为此事,整个族人都受牵连。

    那巴族人,只能做出无奈地选择,跟在后面附和。

    那巴达依万没想到,他竟会被他族人抛弃。

    “你们……”

    他的眼神中全是愤怒,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这时,一名叫那巴正的大臣站了出来。

    “你闭嘴。”

    “公子羽说得不错,你凭什么代表大王?”

    话音一落,马上有人附和。

    “不错,你不但无法代表大王,更不能代表那巴族人。”

    “你这害群之马,坑害楼兰该死,我族无你这样的人。”

    那巴达依万没想到。

    他现在成了众矢之地,这些群臣百官,这时候谁要不踩他一脚,都是代表立场不够坚定。

    他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蓦地。

    那巴达依放声大笑。

    “哈哈哈……”

    “既然如此,那巴达依去了!”

    “不劳你等动手!”

    砰!

    那巴达依一头撞死在墙上。

    他活着的时候,是否真正活明白,无人知道。

    但是他死得这一刻,却称得上悲壮。

    嬴子羽也没想到,这人死的时候,还真就展现了几分气概。

    “唉,本公子只是随便问问罢了。”

    “这人,性子还真是烈啊。”

    莫名地。

    嬴子羽竟有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感觉。

    微微转念。

    嬴子羽心中有了计较。

    他更加坚定了信念,大秦必须派人过来。

    只凭刚才之事。

    嬴子羽心中便有了定论,楼兰百官绝非善类。

    让楼兰群臣猖獗下去,他的计划绝不可能成功。

    幸亏出了那巴达依之事。

    嬴子羽提前给这些人提出了警告,也让嬴子羽更加心中有了准备。

    看起来并不满意的结果,这时反成了好事。

    这时。

    嬴子羽看向百里正白。

    “正白,不得对国王无礼。”

    百里平之诺诺,退回了身形。

    而百里秋月这会儿,也将手中长剑收回。

    一边收剑。

    百里秋月对赫连野充满了鄙视的神色。

    “阁下,真的是楼兰护卫头领?”

    “今日控制国王,若非我的兄长,只怕……”

    百里秋月的话,让赫连野当场汗颜。

    “这位姑娘说得是!”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我赫连野虽败,总要知道败于谁手。”

    百里秋月并没避讳。

    “祖居晋阳,百里秋月是也!”

    百里秋月不但报了名姓,连祖居何处,也一并告诉了对方。

    她是一个简单的人。

    并不认为,报出祖籍有什么不妥。

    虽是女儿身,但是她的身上,有时候也很有男儿气概。

    在她看来。

    生于天地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此事天经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