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曾烺-《赛博机修师》

    宣烺被抛弃的第三天,

    不论是无赫城大街小巷,亦或是各大新闻中,还是各自媒体网站和移动终端里,

    都重复报道着这样几条劲爆新闻:

    【惊爆!宣烺成为宣氏弃子,自称被宣氏和赫城社高层追杀】

    【据传宣烺正式表示放弃宣姓,改随母姓,全名‘曾烺’】

    【曾烺出面证实!放弃上城人身份,正式加入无产者联盟】

    连续爆炸式新闻让整个无赫城平民彻底疯狂,

    他们还从未听说过,史无前例的,居然有人主动放弃上城人身份,加入到贫民组建的“无产者联盟”。

    所有人,特别是贫民们都在热议这件事。

    当然,最吃惊还是甲等班的学生。

    当古亚带着消失了三天的曾烺走进教室时,

    教室内鸦雀无声,同学们纷纷看向他俩。

    曾烺站在讲台上,微笑着说:“从现在开始,请叫我曾烺。我是无产者联盟的一员。”

    蒋婷玥听后马上走出了教室。

    魏娉低下了头,不敢看曾烺。

    班上的男同学的反应更加有意思。

    往日被宣烺显赫的身份,自感压迫的心理一扫而空,

    瞬间蹦出了一个又一个好的坏的心眼子。

    古亚站在曾烺身旁,补充道:“今后,我和曾烺是一条船上的人。”

    “欺负他,就是欺负我。”

    “是朋友有好酒,是豺狼有猎枪。”

    放学时分,曾烺特意找到魏娉。

    这对昔日有过恩怨的人,此刻竟害羞起来,静静坐在学校长椅上,沉默了好久。

    “所以,古亚说的是真的。”魏娉再次询问道。

    曾烺平静地点点头,说道:“我没出事前,已经派人送去了足够疗程的药物。”

    “过不了多久,你父亲就会完全康复。”

    魏娉点点头,不敢看曾烺,低声说道:“妈妈和我说了。”

    又沉默了半晌,魏娉低声问道:“你真的是自愿吗?”

    曾烺阴下脸,说:“形势所迫。我想活,就必须找到新的靠山。”

    “古亚是我见过最靠得住的人。”

    “他虽然没有原谅我,却是真心帮我。”

    魏娉偷偷笑了,说:“他也没原谅我,我们把他伤得太深了。”

    曾烺说:“魏娉,我再次为欺骗利用你道歉。对不起。想骂我就尽情骂吧。”

    魏娉淡淡地笑了:“你救了我父亲的命,我怎么会骂你。”

    “但我会像古亚那样,不原谅你。”

    曾烺点点头,说:“我自作自受。”

    魏娉抬头看着他,轻轻说道:“当你真正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时,我再考虑要不要答应你。”

    曾烺被魏娉的话惊愣住了。

    魏娉低下头红着脸说:“你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男生。”

    “那时你身上有太多枷锁,带了太多的面具,让我捉摸不透。”

    “现在,束缚都解开了。我反而觉得,你很可爱......”

    魏娉说完,低着头跑开了。

    曾烺坐在长椅上,望着她离去的倩影,久久没能反应过来。

    古亚悄悄坐到曾烺身旁,突然开口说:“行啊!真爱啊!”

    “我cao!你吓我一跳!”曾烺失声喊道。

    “嚯!头一次听你说脏话,还以为你那上城人的脑子里只有优雅的辞藻。”

    曾烺冷下脸,说:“我骂人很厉害的。”

    “知道啦!”古亚站起身,说:“好好珍惜她吧,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依然对你透露真心。”

    “这种傻姑娘,上哪再找第二个。走吧,该吃饭了!”

    曾烺跟上古亚,冷声问道:“听魏娉说,你救她的时候,抱过她?”

    古亚转头看向曾烺,他那极富城府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古亚决定逗逗他。

    “是啊,还是公主抱唉!不止如此,那天晚上她还亲我,紧紧抱我,让我压着她。你吃醋啊?”

    曾烺极力压抑着内心的躁乱,颤巍巍地说道:“开玩笑,怎么会呢!”

    突然,曾烺一把扑倒古亚,焦急又生气地大声说道:“她怎么亲的你,你还给我!”

    “滚——!!!”

    ......

    偌大的食堂里,稀稀散散的学生排着队正在取饭。

    古亚、刘风和曾烺三人打好饭,坐在一起,密谋着该怎么帮曾烺复仇。

    就在这时,不知是哪个班的十几个男生围了上来,嘲弄般笑着,看着曾烺。

    曾烺瞬间如临大敌,放下手中筷子,冷漠对视。

    “曾烺是吧?厉害了!居然放弃了上城人的身份,去做贫民。”为首的男生嘲笑说道。

    “哟哟哟!就算当了贫民也改不了上城人的臭毛病,看你爹呢!”第二个男生大骂完,直接掀翻了曾烺的餐盘。

    米粒和饭菜溅满了这一块桌子,还洒在了古亚和刘风的餐盘里。

    曾烺冷静地拿正餐盘,完全无视这群人,对古亚和刘风说:“对不起,脏了你们的饭。”

    古亚将溅进来的饭菜挑走,冷漠说道:“今后,把你那爱道歉的臭毛病改了,听得我心烦。”

    “哟!当了贫民,连生气都不敢了!”另一个男生嚣张挑衅道,突然抬起手按在了曾烺肩上。

    “跟我们出去玩玩吧。”又一个男生说道,直接抓住了曾烺的领子。

    曾烺毫不客气地反抓住这两个男生的手,说道:“滚开。”

    十几个男生直接愤怒了,十几只手瞬间抓住了曾烺的衣服,将他提了起来。

    “跟我们出去理论理论,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把他活剥了捆在树上!让大家都看看,没穿衣服的上城人!”

    “什么上城人,他现在是一条下水道里的狗!”

    十几个人叫嚣着,把曾烺带走了。

    刘风着急地说:“古亚,咱们去帮帮他啊!”

    古亚冷漠地吃着饭,说:“这是他自己的事!”

    “他要是连这几个人都打不过,就别提什么复仇了!”

    顿时,食堂外传来了男生厮打的声音,声音引来了更多的学生,将食堂围得水泄不通。

    刘风着急地丢下古亚冲了出去。

    门外的厮打声和惨叫声不断,躁动越来越大,还传来了女生的惊叫声。

    古亚慢吞吞地吃完最后一口饭,缓缓站起来,走了出去。

    钻过人群,古亚看见,五六个人正围着曾烺,十几个拳头一起招呼着他。

    曾烺鼻青脸肿、满头是血,还一脸无畏又愤怒地反击着。

    刘风身体素质不错,撂倒了好几个,此时正和三个男生对峙。

    还有七八个男生站在外围,伺机动手。

    古亚大喊道:“你还行吗?”

    曾烺大喝:“行!老子还能打十个!”

    围攻的男生瞬间怒了,一拥而上直接把曾烺压在下面,无情地殴打着曾烺。

    一个躺在地上的男生看向古亚,喊道:“看什么看!找打是吧!滚一边去。”

    古亚的脸阴怒起来,脱下校服,走了上去。

    随着古亚的参战,

    三人的战斗力瞬间提升一个档次。

    十几分钟后,十几个男生无一不躺在地上,捂着痛处,痛苦哀嚎着。

    古亚的上衣已经被撕破,露出日渐健壮的身材。

    刘风依旧摆着战斗的姿态,愤恨地看着地上的人。

    曾烺吐出混着血的口水,擦干净嘴角的血,大喘着气靠着树干。

    所有围观的同学目瞪口呆地看着现场,就仿佛见证了一场难以置信的表演。

    “再来啊!”曾烺愤怒地喊了一声。

    地上的人一听,纷纷爬了起来,四散逃去了。

    古亚捡起自己的校服,抖了抖上面的土,披上,沉默望向曾烺。

    他必须加快速度帮曾烺复仇。

    不然今后的麻烦会越来越多。

    ......

    夜晚,古亚辗转反侧,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克隆人的事情反击。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信息不足。

    对了!

    古亚从床上坐了起来,仔细回想,从强盗那里带回来的那两个女人,现在还在赫城社。

    后来听零绫姐说,她把她们交给基因生物部了。

    而基因生物部正是研究克隆人的部门。

    她们应该能接触到一些内部事情。

    想个办法找到她们。

    没想到无意之举成为了破局的线索之一。

    古亚喜出望外,赶紧给零绫打去通讯。

    零绫现在依然在工作,

    古亚和她寒暄两句之后,直奔主题。

    零绫思考了一下,说:“确实还在基因生物部。我这里有一个号码,你可以打一下试试。”

    “原因嘛,就说是她们的家属,来认领她们。”

    “明白!”古亚兴奋回应道。

    明天,就去试试!

    古亚正考虑说辞时,他的通讯手环又一次亮了起来。

    悠悠?

    这么晚了,她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