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因缘-《诸天一道卷》

    虞明坐在院落中,静静地看着周芷若抱剑离去。

    深邃眼眸中的清澈纯净如琉璃的昊天光辉流转。

    眼前淡绿的身影褪去外在表象,一团近乎一丈大小的淡金辉光浮现,身侧还有一道青色的剑形光辉。

    在虞明广漠如昊天的目光中,那淡金光团与剑形光辉上,都是萦绕着无数或虚或实,光华各异的晶莹丝线。

    在周芷若抱剑离去时,周芷若与倚天剑本质所现的光团上萦绕的部分晶莹丝线骤然崩散成无数光点,而后又重新聚合成不一样的丝线。

    而在那些萦绕在灵性光辉上的晶莹丝线崩散重聚时。

    虞明心灵深处,诸天道卷所化的平平无奇面板上,源质一栏的数字骤然跳动变成了一百零八。

    虞明收回观测的目光,不理会一旁双眼冒火的赵敏,食指轻叩桌面,脸上浮现思索之色。

    其实自从在万安寺觉醒诸天道卷后,了解到要展现其威能需要到源质这种东西。

    虞明就一直有计划的去摸索测试源质的获取方法。

    不论是救下灭绝,放过玄冥二老,俘虏赵敏,还是之后的掌控襄阳,成为武当道主等种种行事都有测试获取源质的因素。

    而通过那么多的测试,虞明也发现了一些获取源质的方法。

    即自身对世界造成的影响越大,获取源质就越多。

    可虞明看不懂源质的回馈机制,并不懂自身所做的事情能对世界造成多大影响。

    直到暂跨入心斋之境,心灵蜕变了一次后,依托诸天道卷的超然本质而成的昊天状态,虞明才能看清天地万象的灵性光辉以及萦绕其上类似因果,命运之类的丝线。

    借由这些信息才看出一些东西。

    诸天道卷所需要的源质,应该是存在于世间万物的因缘运转中某种本源。

    虞明只需要对因缘造成扰动,便可通过诸天道卷从中提取源质。

    当然这只是虞明以自身当前境界推测窥探到的冰山一角,源质的实际本质远远不是现在的虞明所能理解的。

    不过对如今的虞明而言知道怎么获取源质就足够了。

    至于更深层次的问题,自然是等境界足够了再去思考。

    可惜源质的获取虽然简单,可获取的量却十分少。

    从万安寺到现在过去了大半年,才积累了百零八之数。

    这些数量的源质对如今的虞明而言,并没有什么用。

    道衍神通推演强化一切事物之能,现如今的源质只够用来推演强化一些宗师境以下的武学,对虞明的帮助并不大。

    想要推演未来什么的,这点源质连看一眼都不够。

    而道梦神通穿梭万界时空之能不曾有所触动,说明源质数量还远远不够。

    虞明将这一切思绪沉入心底,将目光放到了一旁双眼冒火的赵敏身上。

    屈指一弹,解开了其周身大穴。

    而僵直不能动弹的赵敏骤然瘫软地摔倒在地上。

    僵直太久气血不通,筋骨酸软乏力,无法控制身形,自然而然的就摔倒了。

    一屁墩摔倒在地的赵敏不禁通呼一声。

    想她自小金枝玉叶,雍容华贵的赵敏郡主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明媚的双眸中泛起阵阵莹泽雾气,止都止不住。

    再想想这些日子以来的各种恐惧,委屈,对家人的思念。

    想哭的冲动再也止不住。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把一旁的虞明都惊了一下。

    嘹亮的哭声直接越过院落,向远处传去,使得树上的飞禽都扑腾了一下。

    被聒噪的哭声吵得实在有些头疼的虞明。

    怒从心起,一掌挥出,盖在了赵敏天灵盖之上。

    啪!

    赵敏的身躯骤然僵直,而后轻轻滑落,瘫软在地。

    双眼闭合,嘴角挂起微笑,十分安详。

    虞明舒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直接打晕见效最快。”

    虞明有些无奈的看着瘫睡在地的赵敏。

    总感觉有些犯冲,每次想谈点事情的时候都谈不起来。

    算了,不理她。

    虞明不再理会赵敏,心神再次回到诸天面板上。

    看着百零八之数源质,他有些踌躇。

    这点源质,其他事情干不了,却足够支撑他干一件想了很久的事。

    虞明闭目沉思一会后,目露决断之色。

    其神色平静的站起身来,看向武当主峰天柱峰的方向。

    心念一动,面板上源质一栏的数字如垂落的瀑布般疯狂下降。

    一股超然玄奥的紫韵加持在虞明双眸中泛起的昊天之光上,虞明视角中巍峨的天柱峰逐渐褪去山岳的表象,真实本质显现。

    霎时!

    一道弥天极地的纯金光辉天柱,充塞虞明的视野。

    无量光辉,映照天地。

    那丝丝缕缕充塞天地的无穷金辉。

    蕴含着难以想象的道韵。

    不朽不坏,圆满无缺,超然纯粹。

    如此玄奥伟岸的景象,深深震撼着虞明的心神。

    不过虞明也发现这道弥天极地的金辉光柱之外环绕着一些奇异的存在。

    穹天之上垂落道道青玄色的光辉锁链,将金辉天柱的上端困锁。

    大地之下,一道道玄黄璎珞升腾而起,缠绕天柱底部。

    而在天柱中部,一团红尘万象流转的黑色云气笼罩。

    三重枷锁将金辉天柱牢牢困锁,即便再如何伟岸超然,也无法动弹,陷入死寂。

    虞明看着快要见底的源质,心有决断,将视线投注到金辉天柱的中部那流转万象红尘的黑色云气。

    倏忽!

    虞明的目光好似触动到黑色云气,骤然翻涌扩张开来,一声可怖的兽吼自其中激荡而出,好似有某种不可知的存在即将出现。

    虞明心灵中骤然闪现危机警兆。

    心神一动,正想退去。

    突然,本该无法动弹的金辉天柱好似感应到了什么,轻轻动弹了一下。

    霎时,无量不朽金辉骤然绽放。

    整片天地被无穷金辉所覆盖,一股霸道排斥一切的意志出现。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不想走。”

    震撼天地的意志之音回荡在虞明心间。

    即便虞明的灵性视角都有些支撑不住。

    虞明猛然闭上双眼,切断灵性视角的连接。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被最后爆发的璀璨光辉给闪到了,紧闭的双眼不断地淌下泪水。

    “淦!”

    “眼睛差点被亮瞎!”

    虞明惊呼一声后,不由伸手轻揉眼皮,缓和双眼的刺痛。

    十息之后,一直流泪的双眼才逐渐恢复正常。

    虞明心有余悸的看着天柱峰的方向。

    “老张到底在干什么啊,怎那么恐怖!”

    虞明收回目光,闭目调息,平复心神。

    不知会儿,再次睁开双眼,眼神重新恢复清净淡然。

    “本来以为已经追上老张的脚步了,不曾想是我夜郎自大了,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啊!”

    “这个世界真的可以孕育出如此存在吗!?”

    虞明不由的对张三丰的存在产生了怀疑。

    这特么比他这个开挂的还要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