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不同-《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蒙德的戒备并没让纳阁做出什么应对,就这样漂浮在对面的空中,它遥遥的看着这边,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停顿了好半天,浮空的纳阁再次缓缓开口,换上的确实蒙德所熟悉的泛神圣同盟语语言。

    “我名为纳阁鲁尔,是倪多姆族的神灵,听我的子民们发回来的远程讯息,你应该是另一片大陆上生活的人类吧?”玩味的表情变成了疑惑,纳阁鲁尔抬起一直手臂摩挲着自己光秃秃的下巴:“你们应该没有远洋的能力才对,你又是怎么降临到这片大陆上的呢?”

    果然,能够进行远洋的倪多姆文明已经有了很明确的大陆概念,想到这里,蒙德嘴角同样扯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张口时,嘴里已经换成了倪多姆语。

    “尊敬的纳阁,倒是我很好奇,你们不急着找回曾经的家园,玩起这种神降的游戏又是因为什么?”

    “哦?你竟然会我们的语言?”停顿了片刻,纳阁鲁尔疑惑中带着几分幡然醒悟:“你们找到了曾经我族失落的家园?”

    “废墟而已,我甚至知道了你们背离故乡的原因。”停顿了一下,蒙德换上了强硬的语气:“现在,是继续打一场,还是找个地方聊聊?”

    “我的族人说你们这些奇特的人类力量很强,所以,先打一场吧。”不打一场,怎么能确定你们有没有对等谈话的资本呢?

    四臂张开,四道赤红色的惊雷自纳阁鲁尔的掌心中蔓延,这一刻,这一刻,它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好!”下方的空地上,可希玛伯爵悄声的攥了下拳头,刚刚头顶上神灵和敌人竟然用了两种语言互相交谈,他差点以为这俩是一伙的,好在神灵没有背弃自己……

    下一刻,可希玛伯爵就失去了前一刻的兴奋,因为在对面,那名叫做蒙德的法师,同样亮出了不太一样的多臂姿态。

    这就很特么让人意外了,而且为什么蒙德的那多出来的两只手臂看着跟自家神灵的那多出来的两只手臂那么像呢?

    “嗯……神灵可能都拥有四臂形态。”不远处的火神教神官了然的点了点头,虽说至高的烈焰之神以往的形象都是燃烧着的火焰巨人,但是也没人规定神灵只能有一种形态啊……

    想到这里,神官多少有些激动,虽说这次的拜尔比勒斯之行在教会安排的任务上自己算是被那边破釜沉舟的可希玛伯爵完败了,但是如果自己能活着回去,这些自己的见闻,肯定能递过这次的损失。

    不,或许大大有余,见证三名魔神的对决,即便主教和大牧首恐怕都没有这样的机遇,恐怕也就只有能够沟通神灵的教皇冕下才有资格获得永恒之神分享的战争记忆。

    招了招手,神官不打算继续在这里围观下去了,毕竟是神灵间的征战,这个距离观看实在太危险了,自己需要先尽可能的拉远些距离,一旦战斗分出胜负,自己就得全力跑路,避免被神灵们杀人灭口。

    火神教徒们还沉浸在天空中神灵的对决之中,直到神官上了脚,才恍然反应过来。

    经过短暂的对峙,蒙德和纳阁鲁尔已经再次打成了一团,在这种顶阶层面的碰撞上,远距离攻击反而是落了下乘,距离会削弱能量的威力,近战反倒成了最佳的手段。

    当然,如果自己的对于纳西特洛的魔咒和符文技术运用再熟练一些,依靠较低的魔力消耗杠杆自然元素,远距离弹幕洗地才是王道。

    第一轮碰撞,双方不分伯仲,蒙德毕竟已经进入了高阶,加上极高的能量和元素亲和,丝毫不落下风,而纳阁鲁尔……毕竟只是神力投影,无法发挥本身的全部实力。

    。。。

    “老师到底在干什么啊?”小镇的远方天空中各色的光影闪烁,即便是再瞎的人也早就发现了异常,在城堡里面跟玛歌夫人刚聊完天的艾丽此时站在城堡的顶端,远远眺望这天际,小脸上满是疑惑。

    另一边的娜须根女士咽了口吐沫没有说话,即便是早已经见识过了蒙德的力量,但是这种天地变色的威力仍旧让她心有余悸。

    纳西特洛法师不是做不到相同的事情,当年的秘术会全盛时期,百余名法师同步释放魔法,再加上提前布置的魔力符文,也曾改变过一城的天象环境……但那是秘术会的全盛时期,不算自己这样的术师阶层,单只是法师和大法师就能集合百余人的全盛时期!

    自己当初到底被什么迷了心窍,为什么会对那两个屠魔猎人动手?

    和娜须根女士的少见多怪不同,作为土生土长的烈风人,而且还在王室生活,即便离着遥远的距离,小公主也大概猜到了那边发生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她十分的好奇。

    按照蒙德爷爷之前的推算,纳西特洛这地方明明是不应该出现顶阶力量的啊!可为什么小镇外面像是正在进行一场顶阶间的对决?

    血月帝国的人渗透过来了?没道理啊?亦或是本土力量并不像娜须根说的一样实力不济?想到这种可能,艾丽看向娜须根女士的眼神顿时危险了起来。

    “???”一脸茫然,娜须根女士紧张的后退了两步,我什么都没说,我也什么都没做,你突然这样看我干嘛?

    ‘应该不是这人。’看着娜须根一副被吓破胆了的表情,艾丽心中摇了摇头,危险的目光落在了玛歌女士的身上。

    老师是跟踪伯爵离开的,而战斗的方向就是伯爵他们前往的方向。

    被凌厉的眼神瞪得浑身不自在的玛歌夫人用力的将自家的女儿和儿子往怀里揽了一下,不明白刚刚还聊得不错的这位艾丽姑娘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说起来天边那些不正常的闪烁和雷鸣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希玛到底在和什么作战?他不会有事吧?

    。。。

    “为什么这里会有倪多姆?”在城堡上小公主用眼神恐吓两个无辜女性的同时,战场不远的丛林之间,齐锲正带着一小群人小心的观察着天空中的战场。

    由于是近身作战,所以两个人的作战半径并不很大,这让齐锲有了远远观察的底气。

    如果是两名正常的顶阶对战的话,离得这么近肯定危险,想想蒙德一直死咬着自己还是高阶,齐锲嗓子眼里挤出了一个不屑的冷哼。

    纳阁这个称谓齐锲倒是知道的,但是对他来说,倪多姆和纳阁好像没有什么比较明显的区别,一个有身子,一个是亡灵?

    可是这里现在竟然有这种种族出现的身影,并且还主动找上了蒙德,这就不得不让人在意了。

    这个种族到底是什么意思?在攻略烈风东部沿海的同时,这帮家伙还在另一片大陆打算着什么?

    种种不同寻常让齐锲分外的在意,如果这样一个强大的种族虎视在侧的话,自己或许应该劝劝,让蒙德赶紧歇了那份继续到处游走学习的心思,老老实实回去发展央土,这个才是关键!

    相比起那边在心里已经想了好多的营长,另一边带着自己‘小徒弟’们围观的露西就显得纯粹了很多,惊讶的小嘴张成O型,跟着一帮比自己小一两岁的见习小学徒们整齐的不断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叹。

    蒙德爷爷果然是很厉害的,什么今年雨季开始的时候才进入中阶都是骗人的,才一个雨季而已,怎么可能连跳好几级的进入顶阶?

    果然老头子都是爱骗人的,就跟自己亲爷爷和外公一样。

    小姑娘嘟了嘟嘴,戒指里取出了某个老头子当初送自己的一本火属性修炼以及魔构知识笔记。

    自己已经跟着上面的练了好久了,虽说这段时间也算进步惊人,恍然间都已经迈入了初阶的程度,但是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跟蒙德爷爷并肩作战啊?

    一轮激烈的对决结束,天空之中吵人的声音消失,还在出神的露西突然听到了不远处小声的嘟囔。

    “得亏老克回去了,要是在这里还不得郁闷死?”莱格尼拉着诺布,小声的说着:“人家刚来的时候还觉得自己一个中阶比人家初阶强了很多,现在好了吧?光凭这骑士的手段,一万个克里维摞一起都不够老蒙一剑砍的。”

    反应还有些迟钝的诺布想了好半天,抬起手来轻轻摇了一下。

    “一万个还是能顶住一剑的,主要看老蒙会不会杀烦。”

    就在不远处的齐锲用力的抿了抿嘴,莱格尼这个骚话王姑且不提,自从诺布中毒脑子变得迟钝了之后,这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越来越像酒馆里面偶尔见到的那种说对口的表演者了……

    沉默了片刻,齐锲嘴角又抽了一下,虽说莱格尼这家伙刚刚是调侃的语气,但是作为实际的知情者,他却是感觉心里一阵酸涩夹杂着苦楚。

    蒙德的实力,在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了。

    刚入兵团的时候,由于是名初阶,自己是实际跟着蒙德经历了卡尔里拉外面的战斗的。

    在顶阶的战斗余波之中挣扎求生,再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当时蒙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实力。

    说不好听点,除了丰富的战斗经验之外,有些天赋高的土属性初阶法师当时的蒙德要强。

    然而时隔一个雨季,曾经那个一波挖坑把自己累瘫了的初阶法师老头,如今已经成了让自己需要仰望的存在。

    使用如同骑士般的战斗方式,他已经达到连自己这样的高阶都能一个打好些个了的恐怖顶阶。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从哪里……变得不同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