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谁更倒霉-《因缘庵》

    “二姑娘,大爷和大姑爷回来了。”又来了一位丫环来催了,这是方府的,不过,经过一下午米嬷嬷的强势出击,成功让方伯爷家,变成了实娘的家了。

    “那些蛀虫解决了。”实娘起身,顺口问道。

    “是,不过,吕娘子的一些东西还是没找到。”米嬷嬷皱了一下头。因为有些东西,不是钱能买到的。

    “何夫人的嫁妆呢?”她下午一直在看十六年前的账目。她估计,何夫人的家产已经没什么了。不然,维持不到吕家来输血。不过,她还是要确认一下。

    “唉!”米嬷嬷长叹了一声,现在她已经不觉得吕娘子倒霉了,因为有更倒霉的。

    实娘点头了,觉得米嬷嬷回复得非常三维立体。

    丫环带着实娘到了前厅,这里在准备为二姑娘回归准备的家宴。而且,方云带回了方霞的丈夫王仲理。

    他们下了差,就结伴来了。他们一进正堂,倒是摆了宴,按着坐位摆的,不过,看着有点怪,方云倒是想问问,不过,大堂里除了下人,谁也没有,让他问谁去。

    摆宴的下人看到方云和王仲理,也是一脸的欲言又止。

    “大奶奶呢?”方云忙问道。

    “在您院里,何家来人了,都在那儿。不如您去找找大奶奶。”管事娘子出来了,抽了一下嘴角。晚宴办不办时,米嬷嬷反问为何不办,不办是不是方家不欢迎二姑娘。再说,这也算是二姑娘回府之后第一顿饭,总归是要与家人吃顿饭的。

    下午肖氏派人请了何家的人过来,肖氏很了解丈夫,何夫人的嫁妆没了,丈夫估计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因为这是方家的门楣,作为嫡长子,他有责任维护住。他们只能自己认了。但肖氏又不是傻子,她可以不要,但吃亏也得吃在明处,自是要让何家来证明。于是下午,就是何家跟方闲闹腾了。现在方家下人也觉得无所适从。

    “大姑奶奶呢?”方云忙问道,他媳妇找着了,忙帮着自己兄弟找媳妇。主要是,何家多年不进方家门了,何家来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还是赶紧的换话题了。

    “大姑奶奶……”管事娘子笑不下去了,这个,真的没法说了。

    “霞娘怎么啦?”王仲里忙问道,两人才成婚一年,日子正是好的时候,若不是今天他当值,他就跟着一块回了。

    “大姑奶奶下午就回王家去了。”管事娘子想了想,总算找到一个说得上的理由。

    “家里是不是出事了?”方云再傻也知道,平时,家里什么事,黄氏没出来搅和,这里半天没见黄氏和她的子女了。

    王仲理也一下子心乱跳起来,方霞昨天晚上还在跟她说,也不知道那二女妹妹是什么性子,从小就在老家,听说是父亲和吕娘子的关系极差,所以两人十三年都没有再见,连最后一面都没让人通知。

    那二妹妹当初父亲回乡下奔丧,说是要为母守孝,也没回来。弄得全京城的人都说她姨娘是那坏人,挑着家主与太太不和,自己做大。想想又恨起,大哥回京,也不回主家,自己在外聘房而居,连娶妻都在外头,让老太爷老太太主婚,让父亲没脸……

    王仲理性了平庸,家境也是平常。若不是岳父,他能弄到兵器库的好差?而他与方云,也是平日与禁军关于军衣之类的事,碰熟的。

    虽说方云对几个弟妹都没什么感觉,但是人品是很纯良的,看王仲理为人也是老实忠厚的,也慢慢的与他融洽起来。不过王仲理却也知道,方云是对自己,可不是对方霞,于是也从不会在两人中间传话,现在倒是有些急了。

    “可是有事?怎么也没派个人去衙门支会一声。”王仲理忙急急的问道。

    “小的不知。”管事娘子忙退了出去。她在这儿回话可是因为方云,她是肖氏的陪房,肖氏回伯府主事,她自是要跟上。之前肖氏被黄氏那房人欺负得不轻,外账房由着二房把守,这内宅的花费处处掣肘,现在看到黄氏的姑爷,她若有好脸就怪了。

    “大哥,那小弟先回去了,回头再来与岳父岳母请安。”王仲理也不敢待了,忙对着方云一拱手。

    “那就不留你了,只怕是二妹妹才到,处处不惯,家里还乱着。之后,处置顺了,定要请亲朋过来相聚。”方云好歹也是在官场混了几年了,禁军那是什么地方,除了身手好,人情事故也是要处处留意的。方云能待下,还能稳步上升,也不是混着来的。忙说得漂漂亮亮的。

    “大哥哥倒真是长进了,祖父应该会很开心。”实娘在门口听了一会了,觉得这个没见过面的大哥,算是不错了,脑子聪明,人也厚道。而方家她惟一没什么偏见的人了。对着方云展颜一笑,说完了,还是规矩的与方云一礼,“实娘见过大哥哥。”

    “几年不见,都成大姑娘了。真在外头,为兄只怕就认不得了。”方云微怔,忙抚掌而笑,忙拉过了王仲理,“这是你大姐夫,王家二朗。”

    “见过姐夫。”实娘对着王仲理行了半礼,神情就淡淡了。

    “那个,二妹妹安,为兄家中有事,见过二妹妹了,这就告辞了。”王仲理忙回了一礼,有点结巴。这位嫡出的娘子,气势是不是太强了一点?

    “你快回去吧。”方云也看王仲理有点可怜了,忙挥了一下手。

    他不喜黄氏一脉,但王仲理人还不错,而方霞出嫁之后,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他也懒得多管。毕竟一根苗上长出来的,真的有事,他实也落不着什么好。所以对着王仲理,也是时常提理。只要男人立得住了,方霞纵是有点什么小心思也得给他收着。

    王仲理对着方云一拱手,准备出去了。结果有人抬着箱子进来,顺着抬了好几箱,都是那朱漆的箱子,透着喜庆的光芒。王仲理对这些箱子倒是很熟的,这些都是方霞的嫁妆。

    “霞娘!”他与方霞成亲之后,父母也就让他们自立,住到了方霞陪嫁的小宅里。之前两人都挺开心的,觉得至少自在些。方霞陪嫁丰厚,两人用尽够了。现在看到这些箱子被送了回来,他有些心惊肉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