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母女夜谈-《和离后,我成了摄政王的白月光》

    在苏夫人看来,苏尹氏就是在无理取闹。

    毕竟刚开始的时候苏子诚就是一个多情好色的性子,你这么些年都忍下来了,怎么如今反倒是忍不下来了?

    苏夫人懒得理会,直接对苏子诚道:“你自己的媳妇自己管好,别让她整出些什么幺蛾子。”

    苏尹氏同顾宛宁不同,她完完全全就是苏夫人当初为了辖制苏子诚娶高门妇的棋子罢了。

    况苏尹氏的娘家人丁单薄,不能给苏家带来任何利益,于苏夫人眼中,在这样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与精力毫无疑问是不值当的。

    这一晚,苏夫人彻夜难眠。

    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在顾家的事情上依旧很谨慎。

    她的胞兄早在很久之前便是先帝嫡子——晋王一党的人了。

    身为先帝嫡长子,晋王继位,原该名正言顺,她胞兄的身份也会因晋王继位而水涨船高。

    只是不想半路杀出来个城王遗子,靠着从前城王手下的那些兵马,同庶出的皇子里应外合,威逼先帝立庶皇子为储君。

    隔日里,先帝便去了。

    庶出皇子一步登基为新帝,反倒是晋王,如今依旧只是一个王爷。

    幸得晋王从前拉拢了许多朝臣,这才在新帝登基之后免于被清算。

    既有着这些势力,晋王怎甘心屈居人下,于是日夜筹谋着拉新帝下马,私下里豢养了大量的兵马。

    而这些兵马都需要用到钱,顾家无疑是一块大肉。

    苏夫人怎能眼看着这一块肥肉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这样没了呢?

    因而彻夜未明,让人盯着梧桐苑这边,一有消息便告诉她。

    顾夫人拦住了正在收拾东西的顾宛宁。

    “时候不早了,便是想回娘家,也不急于这一时,明日回也是一样的。”身为母亲,顾夫人绝对是最温柔最善解人意的那一个。

    她心知顾宛宁如今在气头上,气头上的女孩子,若你一味的与她讲大道理,只怕会适得其反。

    再者顾夫人也不想让女儿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

    顾宛宁道:“好。”

    她细细端详着母亲的侧脸,攸忽鼻头一酸。

    虽然她在死后得知,顾夫人并不是她的生母,但毫无疑问,顾夫人在她身上耗费了很多的心血。

    二人母女多年,除却血缘上的牵绊,什么都有。

    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母亲,从来不会对儿女说重话,自来都是循循善诱。

    所以从侯府之女被替换成商户之女,顾宛宁从来不曾有丝毫怨言。

    或许这就是她与顾家的缘法。

    幸得母亲临死时不知,顾家的灭门之祸竟是来源于自己的亲生女儿谢熙柔因怕真相被揭露,故而想要杀人灭口。

    想起谢熙柔,顾宛宁心中恨意不减反增。

    在顾家的灭门之祸中,说到底苏家也不过是晋王妃谢熙柔的棋子罢了。

    这个与自己同年同月生的女子心狠手辣,为了身份地位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放过。

    顾宛宁深陷往日仇恨之中,面上显现出些许痛苦神色。

    顾夫人吓了一大跳,“阿宁,你怎样了。”

    一声“阿宁”将自己从过往的回忆中给唤了出来。

    如今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父母健在,女儿健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未来的路即便再难走,她也要走下去。

    先除去苏家,再除去晋王妃谢熙柔。

    她要她的家人们,永远都平平安安的活着。

    “我没事,”顾宛宁露出了一丝笑意,“就是有些走神了。”

    顾夫人怜爱的看向顾宛宁,女儿在她的庇佑下一向生活的顺风顺水,即便是在先前,顾老爷想将女儿嫁到苏家,两家联姻。

    但顾夫人从来不曾想过将女儿的婚姻当作筹码,也不曾允许顾老爷这样做。

    虽然之后阴差阳错,女儿还是嫁到了苏家。

    但在女儿心里,自己打小都生活在一个有爱的环境中。

    却唯独在夫婿上头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其心里所受的打击可想而知。

    “阿宁还没用晚膳呢吧?”顾夫人如是问道,又对张妈妈吩咐道:“且去让人准备晚膳。”

    “人是铁饭是钢,不论发生天大的事情,都要先填饱肚子。”

    顾夫人同顾宛宁用罢午膳,屏退下人,母女两个坐在内室榻上,仿若幼时一般,睡在一处。

    倚靠在母亲的肩头,顾宛宁觉得格外的安心。

    “苏子陌养外室的事,母亲都听说了,母亲只问你,除了这一桩事,苏子陌平素里做得可还好?”顾夫人郑重的望向顾宛宁。

    诚如苏夫人所说,人这一辈子,难免会犯错,但倘若平素里是好的,总是要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

    这话倘若问在从前,顾宛宁一定报喜不报忧。

    但如今灭门之恨在后,只有努力获得至亲之人的理解,方才能使至亲之人与自己站在一处。

    她一个人对抗整个苏家或许很难,但倘若整个顾家同她一起对抗苏家,总是会有胜算的。

    顾宛宁并不是逞能之人,她面上露出悲戚的神情,“自嫁到苏家之后,他不曾踏过我房中半步,不曾主动与我说过一句话,我能感觉到,他似乎是厌恶我的,他不仅厌恶我,还厌恶软软。”

    “从前很是不解,当初要求娶我的是他,如今厌恶我的也是他,我分明什么也没做,如今晓得,原是他在很早以前便心有所属,只庶姐婚约早定,况苏家也不会容许他娶一个商户庶女,方才不得不娶我。”

    这些话,是从前顾宛宁从来不曾在父母双亲面前说过的。

    更甚至为了让他们不担心自己,每每回娘家之际,她都强颜欢笑。

    究竟当初苏子陌是努力在顾宛宁跟前刷好感的,顾夫人以为,苏子陌会待顾宛宁很好。

    哪曾想,她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竟被苏子陌冷待了整整四年。

    是可忍孰不可忍!

    顾宛宁继续说道:“这四年里,我本就受够了,这次的外室之事不过是个导火索,女儿要同他和离,并非是一时意气,而是深思熟虑。”

    “他原就不喜欢我,纵使因着长辈之命不得不对我好,也是违心的。”

    “一旦离开了长辈的视线,他只怕恨不得离我越远越好,我还年轻,不想一直过着这样相敬如冰、如履薄冰的日子。”

    “且不说我,软软才三岁,一直被自己的生父如此冷待,只怕将来会长成一个十分自卑的人,这样看来,有父亲不如没父亲。”

    其实如今的苏软软同寻常被娇养的女孩子便很不一样了。

    她不曾有寻常三岁孩子该有的肆意放纵,反而小小年纪就很爱替旁人考虑。

    她期期艾艾的望着顾夫人,她可以得不到所有人的理解,但希望得到母亲的理解。

    顾夫人鼻头一酸,将女儿抱在怀里。

    “离,一定要离。”顾夫人如是道,“苏子陌欺人太甚,我家女儿交给他们苏家,不是让他们糟践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