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雷利风行-《偏执猎户每天哄我生崽崽》

    “嫂子小心。”

    慕九月惊呼,但她此时手中并没有石头,再捡已经来不及了。

    危急之下,她随手从旁边折下一根竹枝飞射出去。

    不愧是穿越一场,她的力气真的大了很多,加上每天晚上喝的灵泉水,体质也提升了很多。

    一根竹枝紧追着之前那道声音飞去。

    宋梅香吓得不轻,幸好她因为听到罗大勇叫声,往前走了两步,偏了些距离。

    同时,感应到一道气息扑面而来,她本能地抬手去挡。

    “啊!”

    一条绿色,小指粗细的蛇咬在她的手背上,吓得她连忙甩手,将蛇甩飞出去。

    “嫂子,别轻举妄动。”

    慕九月听她的声音,就知道她是被蛇咬了,连忙提醒。

    她人更是已经快速走过来,黑暗中她也看不清伤口在哪里,焦急问:“嫂子,咬着哪里了?”

    “手,手腕背面。”

    宋梅香的声音颤抖得厉害,说话都结巴了。

    在农村生活了差不多十年,她还是第一次被蛇咬。

    慕九月连忙一手紧紧地捏着她手臂,将篮子与野鸡放下,手中快速出现一根银针,往她手臂上连扎了几下。

    她的速度很快,加上是在黑暗中,宋梅香只感觉手臂似乎被蚂蚁咬了几下。

    而且,此时她的心神都在被蛇咬了的事情上,也没有留意慕九月对她做了什么。

    外面,罗大勇听到声音,也快速往这边冲来,手中拿着火把。

    “梅香,你怎么了?

    怎么了?”

    他急得大叫,声音渐行渐近。

    慕九月看到有火光,也松了一口气,黑暗中,她根本就看不清伤口,也不知道那蛇有没有毒。

    但想来,在竹林中,剧毒的竹叶青的可能性更大。

    她现在也没法找解毒的药草,如果有火把就方便很多了。

    慕九月留了个心眼,下次一定要在空间里将这些常用的东西,草药等备好,以便急时之需。

    “梅香,你怎么样?”

    罗大勇冲到近前,焦急问道。

    慕九月直接从他手里将火把拿过来,道:“她被蛇咬伤了,你先帮他这样抓着,慢慢往外面走去,我去找些药草。”

    说完,也不等他反应,自己举着火把往旁边走去。

    罗大勇听说宋梅香被蛇咬了,也顾不上管她的态度了,紧张地问:“梅香,伤在哪里?

    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乡下人都知道,被蛇咬了的时候首要不能让毒扩散了,其次要赶紧把毒素吸出来。

    只是,虽然都知道这个办法,却少有人真的肯帮别人吸蛇毒的,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毒死了。

    已经走出去的慕九月连忙道:“不要,我已经帮她封住了,毒不会扩散的,你先带她出去等我一会,我来帮她放毒。”

    罗大勇不相信她,更何况,被咬的是他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不紧张?

    他焦急地想要帮宋梅香吸蛇毒,但火把被拿走,他甚至刚才还来不及看伤口在哪里。

    “大勇,我没事,我们听九月的。”

    宋梅香感觉不到痛意,镇定了很多:“我们先出去。”

    “梅香,这……”“把篮子提上啊,对了,九月还逮了一只野鸡,你记得帮她的一起提上。”

    宋梅香交代了一声,自己一手捏紧自己的手臂,一边往外面摸去。

    今晚是她们大意了,竟然不知不觉走进了那么里面,连天黑了都没有注意。

    晚上的山林,正是毒物们最活跃的时候。

    想到此,她回身看一眼山林里,隐约能看到火光,慕九月已经走远了。

    九月,可真是一位奇女子!慕九月耳听八方,眼观地下,很快就被她找到能解蛇毒的草药,扯了一把后就快速往外面走去。

    虽然她帮宋梅香用银针扎了穴位,但那也是有时限的,没有时间给她浪费。

    慕九月的速度太快,罗大勇夫妻刚走出外面山脚边的时候,她也走出来了。

    她连忙将火把塞给罗大勇,道:“拿着。”

    说着,她手中已经出现一把锋利的刀片,直接翻转过宋梅香的手。

    在昏黄摇曳的火光中,伤口那里已经黑肿了,她没有半分停顿,刀片轻轻一划。

    罗大勇夫妻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再看的时候,她手中已经没有刀片了。

    慕九月手法独到,从宋梅香的手肘处开始,一寸寸拿捏下来。

    伤口处开始往外流血,初时是黑色的血液,随着慕九月一步步拿捏下来,那些血液渐渐变成红色。

    随后,她将自己扯出来的草药摘下叶子,在手中用力搓揉至出汁后,再敷到她的伤口上。

    “好了,回去的时候伤口暂时小心些。”

    慕九月松开宋梅香,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听到她说好了,夫妻两人才回过神来。

    慕九月的动作太快了,而且她的动作熟练而优雅,仿佛表演一样,他们竟然一时间看入迷了。

    “这……这就好了?”

    宋梅香仍然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罗大勇也看向慕九月,她已经弯腰提起自己的篮子与野鸡。

    “如果你们夫妻还想要在这里花前月下的话,我会给你们挪地方的。”

    她笑着说完,自己摸黑往回走去。

    罗大勇:……这是女人能说的话吗?

    宋梅香:……她也难得的涨红了脸,忍不住推了呆立在一边的男人。

    “赶紧提上走啊。”

    夫妻两人很快追上来,火把那微弱的光从背后,将慕九月的身影拉得很长。

    树影婆娑,凉风习习,虫鸣鸟语,仿佛都是为她做伴奏。

    慕九月没有想那些,她一路快走,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破家前。

    罗大勇夫妻没有再过来,慕九月自己先将东西放好,然后去了灶房。

    下午的时候匆忙喝的一碗粥,早就饿了,她想看看还有没有吃的。

    还有下午买的那些肉,她要先收进空间里。

    灶房的门竟然被上了锁了,她微怔了一下,走向罗清羽的房间。

    男人一直还没有睡,女人今早去镇上后,回来也没有来看他,匆匆吃了一碗粥就走了。

    这么晚了,人还没有回来,他哪里能睡觉?

    听到推门声,他连忙转头看过来。

    房间里很黑,但外面有星光,隐约间,他看到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

    “你回来了。”

    “灶房的钥匙是不是在你这里?”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